健身环、家用健身器材崛起,你觉得健身的未来会在家里吗?

在疫情控制后的复工潮中,健身行业算得上是复工最晚的行业之一。毕竟运动过程中人要用口鼻进行呼吸,空气不流通和人员密集都加大了大家被传染的风险。好在中国疫情已经得到控制,健身房要回到以前的状态已经不远了。不过国外的健身房什么时候能重新开业还是未知数。
在健身房缺位的时间里,人们在网上购买健身器材,健身教练在网上授课,健身这件事也被迅速线上化了。即使疫情结束,这段隔离时期的健身经历或许也将很大程度地影响健身文化。

为了让你在家健身,线上教练和健身环都很努力
隔离初期,大多人都疯狂地想往外跑,呼吸一下新鲜空气,活动一下筋骨。西班牙甚至还发明出了代遛狗业务,他们提供狗,你来溜,让人每天都能有合理的理由活动一下。这种业务甚至让部分狗狗每天都要被溜八九次,溜到瘫倒不想动。
在这种情况下,能让人在家中消耗精力的器材成为了新宠。

据 Adobe Analytics 发布的新数字经济指数显示,疫情开始阻挡人们出门一周后,如哑铃、跑步机这类健身器材的订单数增长了 55%。而一些本就受欢迎的健身产品,在疫情中价格更是翻了三倍,最典型的就是任天堂的健身环。
一边能玩游戏一边能锻炼,健身环在疫情中成了有价无市的明星商品,成了大家居家锻炼的最好选择。我身边入手健身环的人到今天也完全没后悔自己的决定,觉得健身环锻炼有趣又有用,完全能够满足日常健身锻炼的需求。

专业的健身博主 @撸铁一姐 也肯定了健身环的多种模式,她表示健身环的动作设计为了和游戏结合花了很多功夫,确实能达到健身的效果。只是她也认为健身环的有些动作讲解还不算到位,之后仍然可以继续优化。
除了靠健身环一边玩一边锻炼外,大家还在买跑步机、椭圆机、呼啦圈、哑铃、瑜伽垫等用品自己在家锻炼。而原先在健身房给客户提供一对一服务的私人教练也在这时候开始推出线上服务,在 Zoom 等在线会议平台进行授课。

至于那些本身就在视频平台在线教授运动技巧的人,则成为了这波家庭健身疫情的受益者。YouTube 视频创作者 Adriene 从 2012 开始经营自己的 Yoga With Adriene 频道,她在 YouTube 上有 727 万个订阅者,553 个视频被观看超过 5.97 亿次。
疫情期间,他们这个七人团队做好了一切准备,为 YouTube 的免费频道和付费会员平台持续制作内容。自 3 月中旬以来,这个频道的每日观看人数已经翻了三倍,她的瑜伽频道成了大家的隔离之选。在接受 Vox 的采访时,Adriene 表示「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时刻。」

▲ Adriene. 图片来自:Vox

健身博主在在疫情间发力,健身器材公司也没放过这个机会。美国健身器材公司 Peloton 瞄准疫情推出了 90 天的免费试用计划,把自己公司的应用程序在限定时间内免费开放,以此来吸引特定的用户群。在推行 90 天的免费计划后,Peloton 在 App Store 中的排名迅速上升。

健身博主和健身器材公司为了自身发展进行的尝试能将人们留在家中进行锻炼,替代很大一部分健身房的作用。其他的事则要靠各个机构苦口婆心的宣传。
苏格兰有一个「居家生活竞赛」,号召大家呆在家中,还能为慈善机构筹款。这个竞赛的代言人是一只今年刚 2 岁的金毛。作为喜欢外出的金毛犬,这只名叫 Islay 的金毛非常不走寻常路。因为他完全可以在家里释放激情,爬楼梯、俯卧撑、击掌都是它的拿手好戏。

估计这个竞赛也是想告诉大家,连狗狗都能不出门遛弯了,你也好好在家里隔离吧。
在家健身的历史,其实也没一百年
今天的在家健身热潮因为疫情的隔离来到了一个新高度,但在家健身的流行实际上还没一百年。
虽然公元前 600 年的时候,印度医生 Susruta 就把家中的日常锻炼作为了一种治疗糖尿病的温和处方,但这并没有推行开。
公元前 300 年,一位罗马贵族的别墅里出现了装饰画,上面描绘了穿着运动服的妇女在家里玩掷铁饼、跑步和打球的场景。在那个妇女无法参与公共生活的世界里,在家里运动是很多贵族的专属。

而中国也有自己在家锻炼的「导引术」,之前马王堆三号汉墓出土《导引图》包含了 40 多种姿势,那就是先秦导引术的总结。五禽戏、易筋经、八段锦这些都是优良导引术中的一种,中国的道教则将这些导引术引用为日常锻炼的一部分。但穷苦的劳动人民那时候真的无心锻炼,这些锻炼方法都是少数人的专利。
离我们近一点的家庭健身记录则是 1861 年维多利亚时代的一本英国旅游指南,书中的插图展示了穿着礼服的健身者在家中锻炼不同的肌肉群。

这种锻炼的想法来自于伦敦的整形外科机械师 Gustav Ernst,他发明了由红木板、绳索、哑铃和滑轮组成的便携式家庭健身房。在插画中,富有的人可以晚礼服使用这些器具进行健身。可以看出,这时候的家庭健身还是个奢侈的物件,只有上流社会的人才能享用,毕竟他们有钱又有闲。
随着商业广告越来越流行,电视的出现开始助力传播,各种健身器材开始被制作出来,普通人能将自己与那些身材优越的名人进行比较。随之而来就是「瘦身是女人一生的事业,健身是男人一生的事业」观念的流行。
到这时候,家庭健身才算是走入了寻常百姓家。

▲ 当年健身产品的指导手册

对这个家庭健身潮起推动作用的是不同的电视节目和录影带。
健身大师 Jack LaLanne 和女演员 Jane Fonda 都是让家庭健身开始流行的重要人物。后者推出的《简·芳达的锻炼书》成了有史以来最畅销的家庭录像带,卖出了 1700 万份,成为了诸多家庭健身初学者的指导书。

而在电视购物诞生后,家庭健身的发展就更兴旺了。因为很少有人能够拒绝那些能够让你变瘦的工具,至少在电视购物推销员嘴里,你买了它就离瘦 20 斤就不远了。这时的家庭健身因为令人难以拒绝的商品宣传走到了一个新高度。
随后的互联网时代,健身博主们开始发挥作用了。视频网站必有的郑多燕、健身博主帕梅拉和 YouTube 上的各类健身博主、美丽芭蕾的创始人 Mary Helen Bowers、选择在 Zoom 授课的健身教练……这些人的出现让家庭健身拥有了更广泛的选择,即便在家也能进行足够的锻炼。

▲ 魔鬼帕梅拉

即使家庭健身流行的时间到今天还没有一百年,但那也比健身馆的历史长多了。
在这个发展的过程中,默默在家锻炼的人比健身房里撸铁的人多得多。
器材备好,你还想去健身房吗?
疫情过后,你还会想回到健身房吗?一个在疫情前就已经习惯在家锻炼的朋友对我给出了否定的回答。
他有健身的习惯,但他在疫情前就选择了在家锻炼,他家里有自行车、哑铃、瑜伽垫、健腹轮、阻力带等一众健身工具。为什么选择在家锻炼,理由也很简单,因为在家锻炼远比健身房来的方便,没有交通时间,锻炼完就能在家洗澡。

另一个理由则是独自在家健身不会有被注视、被评判的压力。健身房的人动作姿势大多非常标准,一个人去健身房,即使知道没人会在意一个陌生人,还是会非常担心被别人指指点点,被别人评判身材。基于这两个原因,我这个没有社交障碍的朋友还是选择了独自在家锻炼。
而对于有健身需求的其他人而言,选择在家健身的原因也无非这几点,方便,不需要耗费交通时间,省钱,没有社交压力。再加上网上各类健身内容的丰富也给这些人提供了足够的理论支持,足以满足他们的需要。
当然,在家自行健身也有自己的缺点。比如独自在家确实没人指出你的动作出错了,但你会不会一个动作错了一年都没被发现呢?这也是健身房和私人教练拥护者紧抓不放的一点,在家健身很可能会达到反效果。

▲ 图片来自:WSJ

不过一切都有解决办法,有人建议让专业教练远程提供咨询指导,双方都在家工作,一切都很顺畅。但这也有缺陷,Elemental 采访的专职瑜伽教练凯恩就表示远程指导让他一开始很不习惯。以往他会安静的在瑜伽室行走,调整部分学员的动作变形,但现在他只能在 Zoom 上叫出对方的名字,用语言进行指导。他的学员也对这种不那么匿名的方式有一定抵触,只是在没有其他选择的情况下只能默默接受。
另一个解决办法是用智能的健身设备来做教练,调整运动者的动作和节奏。
瑞士设计师 Yves Behar 设计的健身装备就很「聪明」,这个叫作 Forme Life 的健身系统包含了一块有摄像头的镜子、扬声器、麦克风、滑轮。在设计师的介绍中,这套系统可以跟踪所有的运动轨迹,收集数据,是一个随时在线的健身教练。

任天堂的健身环其实也是一种解决方案。通过各类传感器监测用户的动作形态,拉伸的力度、腿抬高的角度、手移动的角度,从而让健身器材判定玩家的动作是否达到了标准。
健身环的成功估计让不少专注健身领域的公司都眼红不已,在健身产品上加传感器,再给健身过程设置游戏元素估计也会成为不少厂商的努力方向。
硬件厂商华米也有类似的尝试。他们的 Amazfit HomeStudio 就是一款探索未来智能家庭健身房形态的产品,这个产品有一个跑步机,智能健身基站 Smart Gym Hub 则包括了落地镜、显示屏、3D ToF 系统。这个健身房可以通过 3D 建模来准确地识别运动姿势,及时矫正错误动作,提升运动质量,降低运动损伤。

类似这样的健身系统尝试,我们以后应该还能见到不少。
疫情中,健身房的关闭给不少人都带来了影响。对那些健身房会员来说,他们没了一个健身的好去处,而对于那些在健身房工作的人来说,他们可能面临失业或者破产。
目前在线上教练上作出积极尝试的凯恩表示,他并不知道疫情会给他们这个行业带来怎样的影响,他只能自己先做好准备。

这次疫情后经济一定会受到打击,人们可能负担不起健身房的会员费,我们这个行业更需要创造力。也许线上的业务会继续,我们希望能找到一种方式,在没有线下互动的情况下,提供更大的价值。
我唯一能够确认的是,疫情无法终结健身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