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新冠病毒对南亚的致命影响

从中国城市武汉撤出的南亚公民可能会使这个人口稠密的地区暴露在感染新冠病毒的高度风险中。南亚是否准备好应对这个致命病毒的传播? 德国之声为您分析。
(德国之声中文网) 菲律宾卫生部周日(2月2日)证实,一名44岁的中国男子在该国死于新冠病毒引起的併发症。这是新冠病毒在中国以外的首例死亡。这名男子来自这次疫情的中心武汉,并于1月21日到达菲律宾。
这位中国男子在菲律宾之死显示亚洲国家应对新冠病毒大流行的严峻局势。在许多亚洲地区,包括印度、香港、日本、澳门、尼泊尔、新加坡、斯里兰卡、韩国、台湾和泰国,都回报了新冠病毒的病例。在中国,至少有304人死亡,超过14380个确诊病例。
这些亚洲国家的政府正在采取措施防止病毒进一步传播。但在遏制大流行上遇到许多困难。西方国家在机场和各地建立了适当的隔离机制,也为患者提供医疗设施。但南亚和东亚的许多国家都缺乏应对这种情况的准备。这使得新冠病毒在这些国家中传播时可能引起灾难性后果。
撤侨的风险
尽管许多亚洲国家已经对受冠状病毒感染的中国城市实施旅遊禁令,但来自世界其他地区的感染者仍可能构成防疫巨大挑战。
另一个主要问题是:撤侨。印度周六从武汉撤侨。这些撤离人员大多数是学生。印度航空的专机将他们带回新德里。
虽然有些政府将该国公民撤回,但其他政府正在考虑这一举动的后果。撤侨带来了巨大的挑战和道德困境。一方面,亚洲各国不能弃其在中国的公民于不顾,特别是在武汉的人。他们的生命可能在当地受到威胁。
另一方面,将他们从中国带回可能会使更多的人口暴露于新冠病毒的感染威胁之下。像是孟加拉国、尼泊尔、印度和巴基斯坦的医疗机构都不足以应对疫情爆发。

孟加拉撤侨后将人员安置在首都一处,确定他们没有感染风险后才能让他们返家。

从中国返回印度的商人阿里夫(Arif)告诉德国之声,武汉的局势令人担忧。他说:「人们很害怕。他们不想去医院,而是在家中自己处理感冒和咳嗽状况。另一方面,中国官员正在强行要求病人入院。」
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印度公民告诉德国之声,尽管武汉的局势令人震惊,但中国其他地区并未受到新冠病毒的影响。他表示:「媒体正在夸大这个问题。我认为在接下来的几天或一个礼拜以内,一切都会受到控制。」
印度的邻国巴基斯坦已决定不从武汉撤侨,认为不将国民带回国的决定符合该国更大的利益。
巴基斯坦总理伊姆兰·汗(Imran Khan)健康特别助理米尔扎(Zafar Mirza)周六对记者说:「中国已经宣布,除非在14天之内确认没有感染,没有任何中国公民可以出国。」他也说:「今天,我在伊斯兰堡会见了中国大使。我们同意,同样的政策也将适用于目前在中国的那些巴基斯坦人。」
武汉的一名巴基斯坦学生萧卡(Rizwan Shaukat)对米尔扎的言论表示失望。他对德国之声乌尔都语部门说:「米尔扎说我们在这里很安全。这是不正确的。我们真的对此感到恐惧。除了巴基斯坦,所有国家都在采取措施从中国撤离他们的学生。」
另一名巴基斯坦留学生在武汉的胡赛尼(Amjad Hussain)说,相关撤侨行动需要按照世界卫生组织(WHO)的指示进行适当监控。

菲律宾是目前中国以外首例传出因感染新冠病毒而死亡的案例。图为菲律宾民众抢购口罩的画面。

薄弱的卫生系统
医学杂志《柳叶刀》(The Lancet)称,大多数南亚国家在医疗保健管道和质量方面排名较低。例如,2016年,孟加拉世界排名第133位,印度排名第145位,巴基斯坦排名第154位。因此,可能由冠状病毒爆发引起的死亡风险非常高。
世卫组织总干事譚德塞 (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说:「我们最大的担忧是该病毒有可能传播到卫生系统较弱,应对不力的国家。」
一名巴基斯坦卫生官员告诉德国之声,该国没有实验室测试最新的冠状病毒。他说:「政府理所当然地感到关切,这就是为什么不想将巴基斯坦人从武汉带回国。」
根据《外交政策》杂志,有几个因素使南亚比其他国家更容易受到冠状病毒的侵害。 「首先,(这些国家中的许多)属于世界上人口最稠密的国家。识字率低、一般卫生意识低,以及获得清洁水源、手套和口罩的机会有限。私人医院的规模较小且价格昂贵,而政府经营的医院大多人手不足,没有为重大危机做好准备。」
该杂志指出,尼泊尔一名男子从医院观察中返家后,其冠状病毒检测呈阳性。该杂志写道,该地区的媒体在大多数全球调查中的表现也不佳,这使得新闻工作者不太可能迅速地提高防疫意识或让政府对疫情爆发事件负责。虽然遏制武汉病毒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中国当局如何应对,但专家表示,如果其他政府不采取适当措施,亚洲其他地区(特别是在南亚)的传播本身就可能成为问题。
譚德塞宣布冠状病毒为全球性紧急事件的主要原因之一是由于该病毒在中国以外的国家传播,需要向卫生系统较弱的国家提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