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割礼:“生活在没有生命的躯壳里”

德国约生活着7万多名性器官遭残割的女性。而且越来越多的女孩面临“割礼”威胁。柏林的一个协调办公室计划从今年起开展科普宣传和预防活动。
(德国之声中文网)来自苏丹的沙迪亚·阿卜杜勒-莫奈姆(Shadia Abdelmoneim)曾长时期处于惊恐状态、无法信任任何人。在生下第3个孩子、人尚处在麻醉期时,接生婆就悄悄对她的性器官施行了割礼。如今生活在德国的她还能很清楚地回忆当时的情景:”我想入厕,但总感觉身上有什么地方不得劲儿。疼痛难忍,无法行走,当我看到她干了什么事情后,我吓坏了。她切开了所有地方,然后一一缝上。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沙迪亚后来成为人权斗士,在苏丹国内致力于废除割礼习俗、争取女权的斗争。事发时,沙迪亚35岁。此后,她成天替自己的3个女儿提心吊胆,生怕她们也遭遇这样的命运。沙迪亚噙着泪花问道:”女人们怎么能这样相互作孽?……被割礼的人犹如生活在没有生命的躯壳里。”
2015年,沙迪亚来到了德国。在柏林,她终于找到了一个能提供帮助的机构–“沙漠之花中心”(Desert Flower Center)。
割礼带来的健康后果
施特伦茨(Dr. Cornelia Strunz )医生为该中心工作,向遭割礼的女性提供咨询,比如,解释做手术的可能性。她指出,性器官遭残割后,很多女性难解小便、经血不畅、性生活有时根本不可能;此外,还可能出现肛瘘,致行动困难,无法正常生活。
沙迪亚在该中心接受了手术。此后,她不再有疼痛,按她自己的说法,感觉自己重新成为了一个”完整的女性”。从那时起,她从德国出发继续进行反割礼战斗。

一把刀与四个女孩儿
一把刀片
在肯尼亚的裂谷省,四个女孩儿刚刚经历了割礼——用这样一枚刀片。

一把刀与四个女孩儿
痛苦的仪式
清晨时分,女人和孩子们聚在一起,为割礼仪式做准备。据统计,全世界一亿多女性曾经受过割礼之苦,其中多数来自非洲。

一把刀与四个女孩儿
难以反抗
割礼前,女人脱去女孩子们身上的衣服,为其清洗。女孩子们知道,要和母亲一样面临囊肿、感染、不孕的危险。

一把刀与四个女孩儿
艰难的等待
在一间小屋里,四个女孩正紧张地等待割礼仪式。肯尼亚自2011年开始禁止割礼,而根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数据,该国15岁至49岁的女性中有27%接受了割礼。

一把刀与四个女孩儿
开刀者
这名女子将对女孩子进行割礼:女孩们被告诫,要坚强,不要喊叫。而据世卫组织信息,10%的女孩在割礼过程中去世;还有25%死于割礼的后续影响。

一把刀与四个女孩儿
血迹斑斑的石头
不同部落之间的割礼习俗也有区别。Pokot部落中,女性的阴部会被切割成平整的一整块。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分类,割礼主要有三种:第一种只切除阴蒂,第二种还要切除少量阴唇,第三种则要切除大部分阴唇,并将阴道口缝合成一个小洞。

一把刀与四个女孩儿
白色颜料
Pokot族的习俗还包括向身体涂抹白色颜料。接受割礼的女孩可能因为失血过多或者伤口感染而去世。在许多国家,现在都有一些公益组织推行启蒙教育。2014年,肯尼亚警方还专门成立了一个机构来杜绝割礼,并通过热线电话接受举报。

一把刀与四个女孩儿
饱受创伤
这名接受了割礼的女孩正在同伴的簇拥下离开。按照Pokot族的习俗,这名女孩现在已经适婚,可以向男方家庭要求更高的彩礼。还有些部落认为,经历过割礼的女性更卫生、生育能力更强,对丈夫也更加忠贞。割礼造成的身体创伤,即便是现代整形外科手术也无法完全修复。

一把刀与四个女孩儿
母女相传?
这名经历了割礼的女孩,永远不会忘记这一残酷的伤害。如果她将来有了自己的女儿,她会不会为了保护女儿而反抗这种野蛮的习俗?在有些国家,割礼直接在女婴身上进行。这往往是为了逃避法律制裁:婴儿总是在哭叫,而大一点的女孩哭叫则容易引发别人的注意。
作者: Andrea Schmidt

越来越多的女性在德国面临威胁
因为她深知,即使是在远离那些流行残割女性生殖器习俗国家的德国,这一野蛮的传统也有人奉行。正因此,很多家庭会在暑假期间从德国前往自己的家乡,或者,割礼婆甚至专门飞来德国,给她们的女儿施行割礼。目前,德国国内有1.7万多女孩受到被割礼的现实威胁。施特伦茨大夫指出,鉴于这些年来自有割礼传统的地区的入德难民增加,受割礼威胁女孩的数量也相应增加。
尽管割礼属于刑事犯罪,相关家庭仍不为所动。通过脸书,沙迪亚本人也有所了解,在脸书上,女性们互通有关女儿们将行割礼的信息。
师资应受到更好的培训
沙迪亚认为,必须对相关家庭做更周详的解释。她指出,要是当事人家庭知道,他们因此会被取消居留许可,或者,要蹲班房,那他们可能就不会这么做。她说,德国在这方面还可以做得更多一些。然而,解释工作是要花钱的。
人权组织”女性的大地”(TERRE DES FEMMES)工作人员魏尔(Charlotte Weil)也认为,对当事人家庭做解释工作是打击残割女性生殖器习俗斗争中的一大关键。她表示,此外,还必须培训天天与那些受威胁女孩打交道的专业人士,因为,很多教师或培育员相关知识不足,不能察觉某位姑娘正受到威胁。
魏尔女士指出,正因此,需要有稳定的资金保障,以能从事全面的宣传解释工作。她强调,”一种千年老传统无法在两年内就被废除”。
现在,随着一个协调机构柏林今年开始工作,跨出了更好预防割礼的第一步。为此所需的资金已经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