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恐慌 中国民众急寻偏方

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迅速蔓延,本就有限的医疗资源更行紧缺。疾控专家指出,针对这种病毒尚没有特效药,更是放大了恐慌情绪。许多中国民众试图通过灰市、走私来获取“克力芝”等艾滋病药,希望这些药物或会有效。也有人尝试中医疗法。
(德国之声中文网) 中国疾控部门此前曾披露,用于治疗艾滋病的药物”克力芝”可能会有助于治疗新冠肺炎病人,但是并没有披露进一步的详情,暂时也没有拿出相应的临床依据。这一消息仍引发了不少民众抢购克力芝。
这种由美国艾伯维公司(AbbVie)研发的药物,目前在中国处于专利豁免状态。该公司表示,中国医疗人员1月份曾经试用这种药物来抑制新型冠状病毒。
自救
一名不愿具名的山东自由职业者对路透社表示,至少有好几百人联系了艾滋病患者,试图从后者手上取得药物,他本人也是这几百人之一。尽管他并没有去过湖北省,但是不久前医生发现了他的肺炎症状,他担心自己被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焦虑笼罩之下,他偶然得知,有一名绰号为”松鼠哥”的艾滋病患者愿意免费向疑似新冠肺炎患者提供克力芝。取得联系后,他总共获得了30粒药物。在接受路透社电话采访时,他说:”当你感觉被抛弃时,你看到了远处的死亡阴影,这种时候没有人能保持冷静。”
后来,他的诊断报告是阴性,也就是并没有感染新型冠状病毒。但是他依旧认为寻求克力芝是正确的选择,”为了自救,总是要尝试各种方法的,对吧?”

“松鼠哥”是一名李姓30岁男子,他对路透社表示,之所以叫做”松鼠哥”,是因为他总是像松鼠那样囤积自己治病所需的药物。在听说疾控部门试用了克力芝之后,他和几名艾滋病病友在不到一星期时间内囤积了5400粒药物,随后通过新浪微博向他人提供。”我们感觉自己正在参与一场军事行动,许多人都需要药物,我不想浪费时间,时间就是生命。”据他介绍,他通过微博发布消息后,几百条信息迅速涌入,最初三天几乎没有时间吃饭睡觉,一直在忙于邮寄发货给有需要的人。
不过,中国疾控部门也指出,克力芝的毒副作用相当大,其中包括腹泻、恶心、呕吐、肝功能损伤等。
黑市商机
除了像”松鼠哥”这样的无偿提供者,还有些人试图利用民众的焦躁情绪发一笔横财。一名兼职从事海外代购业务的方姓男子对路透社表示,早在1月23日,他刚刚听说克力芝可能有疗效时,就立刻从印度订购了一批该药物。他以每瓶600元人民币的价格出售克力芝,每瓶利润大概为两三百元。方先生说,有些客户一次性就订购了600粒,他的这批药物在1月25日便告售罄。
方先生介绍说,买家中既包括确诊病人,也有湖北省的一线医生。还有一些人虽然并不需要克力芝,但觉得应该预防万一。甚至还有假装病患的其他药贩。
他透露,贩售印度药物的灰色市场上,克力芝的价格已经从1月25日起飞涨。”60粒装的每瓶售价,已经从起初的一百元上涨到三四百元。基本上,来找我的病人都是那些无法被收治的病人,他们连获得诊断的机会都没有,这才是问题的关键。”
截至2月5日夜,中国已经有2.8万余名确诊病患,绝大多数集中在湖北省。但是,由于诊断试剂紧缺、实验室检验人员不足,外界估计有许多感染者依然没能得到及时诊断。世卫组织警告,目前针对新冠肺炎”并无任何已知的特效疗法”,同时还驳斥了一些未经证实的、宣称中国药物研发已经取得突破的报道。
有传言称,某些中国传统的中药也有助于抗新冠肺炎;这些中药的需求也随之暴增。但世界卫生组织驻华代表高力(Gauden Galea)2月1日对路透社记者表示,目前没有任何证据表明,中医药疗法能够有效遏制新型冠状病毒。

文山/凝炼(路透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