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要有多少李文亮才会让哨声嘹亮?

“为众人抱薪者,已冻毙于风雪”——当地时间2月6日晚,李文亮医生去世的消息引发新冠疫情来中国网络最大的舆论海啸。人们万分悲痛,怒火直指官僚和体制。
(德国之声中文网)2月7日凌晨3点48分,武汉中心医院发布了正式官方微博消息,宣布该院眼科医生李文亮于2020年2月7日凌晨2点58分去世。​”
此前5个小时,中国网络上就传出李文亮病逝的消息,但武汉中心医院则在北京时间7日零点发微博说,李文亮病危,仍在抢救。面对不确切的消息,无数网民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一遍遍刷新闻,一遍遍祈祷,期盼奇迹的发生……但奇迹终究没有来。这位提醒他人防护类似萨斯的病毒,随被以造谣之名遭武汉警方训诫的善良的医生走了,留下了5岁的儿子和发着烧的孕妻。
“最早发出警报的医生就这样走了!!!  那张耻辱的训诫书耽搁了多少生命!!!  他才34岁,他还有一个未出世的宝宝!!!  痛心…”,”谁来给他一个公道”可以给李文亮医生平反吗?八英雄之一的他就这样走了 没有道歉”,”谁是害死李文亮的”凶手”?”,”希望狗官们终有一日得到报应”,”请不要再我们禁言了,总有一天受不了你们的欺压,又会是另一个朝代了。”……
网友们在微博等社交媒体倾诉悲痛,痛斥官方,呼吁言论自由。不过,这场舆论风暴却只能在深夜里持续数个小时。到了7日9点,言论自由等关键词已遭到审查。网友们写道,”怎么李医生活着的时候不让他发声  走了就撤热搜 有良心吗”,”说真的,这热搜撤的也太快了吧,官权社会。”

中央调查组能查出什么?
武汉等地封城以来民众对感染人数、死亡人数不断激增,疫情发展失控的愤怒随着李文亮的去世达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潮。官方开始试图平息事态。《人民日报》7日发文称,”今天,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消息:经中央批准,国家监察委员会决定派出调查组赴湖北省武汉市,就群众反映的涉及李文亮医生的有关问题作全面调查。”该文还说,”还原真相,就能稳定人心……”
在疫情愈演愈烈,民怨愈来愈深、封城和许多行业停摆让整个经济遭受重创的背景下,中共显然也在担心,”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忍辱负重”的顺民中会出现”揭竿而起”的勇士。
李文亮的名字出现在大众的视野里其实只有很短的时间。1月31日,李文亮在个人微博上表示,他于2019年12月30日看到一份病人的检测报告,检出SARS冠状病毒高度新都阳性指标,出于提醒同学的角度,所以在群里发布消息说”确诊了7例SARS”。消息发出后,公安局找到他让他签了训诫书。李文亮在微博中说,签了训诫书后他仍在工作,在接诊了新冠病毒肺炎患者后 ,1月10日开始出现咳嗽症状,11号发热,12号住院,父母也住院。2月1日,李文亮在微博上表示,其核酸检测结果为阳性,确诊染上新冠病毒。对于他本人是不是8名被公安传唤的”造谣者”之一,李文亮曾回应说,他对此并不清楚,只知道说了真话而被训诫。
2020年1月1日,武汉公安局发布通报称,一些网民在不经核实的情况下,在网上发布、转发不实信息,造成不良社会影响。”公安机关经调查核实,传唤8名违法人员,并依法进行了处理。”网上公布的李文亮签字的训诫书照片显示,警方认定其”华南水果海鲜市场确诊了7例SARS”的言论不属实,”我们希望你冷静下来好好反思,并郑重告诫你:如果你固执己见,不思悔改,继续进行违法活动,你将会受到法律的制裁!”
然而,直到去世,率先对疫情敲响警钟的李文亮始终也没有听到武汉公安局或者更高一层的政府官员对训诫一事表示道歉。

1月28日,最高法刊文对公安机关传唤8人一事评论说,”事实证明,尽管新型肺炎并不是SARS,但是信息发布者发布的内容,并非完全捏造。如果社会公众当时听信了这个’谣言’,并且基于对SARS的恐慌而采取了佩戴口罩、严格消毒、避免再去野生动物市场等措施,这对我们今天更好地防控新型肺炎,可能是一件幸事。”,并称”只要信息基本属实,发布者、传播者主观上并无恶意,行为客观上并未造成严重的危害,我们对这样的’虚假信息’理应保持宽容态度。”
但武汉警方1月29日只是发布通报”解释”说,”因上述8人情节特别轻微,当时,公安机关分别进行了教育、批评,均未给予警告、罚款、拘留的处罚。”这一天已经是武汉封城的7天,但该通报却更像是一份逃避责任的自我辩护词。
“平反”与记功
也就是到了这个时候,公众才得知所谓8名”违法人员”全都是医生,他们分别属于武汉大学临床04级群、协和红会神内、肿瘤中心三个医生交流群,是在群中就出现新型肺炎提醒同行并进行讨论。
2月6日,湖北省政府宣布给疫情上报”第一人”、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呼吸内科主任张继先给予记大功奖励。通报中说,54岁的张继先2019年12月27日将4名肺部出现特殊表现的患者的情况向医院汇报,在28日、29日收治3位来自华南海鲜市场的病人后又立即向医院报告,”医院高度重视,立即上报,为省、市卫生部门迅速应对处置创造了条件。”
但事实证明,无论是张继先的立即上报,还是8名医生的预警,都没有能够”扭转乾坤”。其原因,武汉市长周先旺在1月27日接受采访中有所暗示。他说,因为此次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是传染病,根据中国的《传染病防治法》,必须”依法披露”:”作为地方政府,我获得信息、授权之后才能披露,这一点在当时很多不理解,”周先旺还说:”后来,特别是1月20日国务院召开常务会议……要求属地负责,在这之后,我们的工作就主动多了,”
梳理一下疫情发展的脉络不难看到,在第一起病例出现后,有关医生和医院就有警觉,但制度性问题最终导致事态发展到失控的地步。
据《柳叶刀》(The Lancet)刊载的武汉市金银潭医院副院长黄朝林等人撰写的论文,该医院12月1日就收治了首例后来被证实是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患者,且此人没有武汉市华南海鲜市场暴露史。12月10日,另有3人发病,其中只有1人接触过华南海鲜市场。12月31日,武汉市卫健委首次公开通报肺炎疫情,称该市发现了27例”病毒性肺炎”病例,其中7人病情严重,但通报指,未发现”明显人传人”证据,也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
1月1日,华南海鲜市场被关,同一天,武汉公安局通报8名”违法人员”发布于不实信息被依法查处。之后数日,武汉市卫健委多次通报”不明原因”肺炎患者人数上升(到1月3日44例,到1月5日59例),但都称未发现明显的”人传人”证据。1月8日,中国国家卫健委确认”新型冠状病毒”为疫情病原,并于1月11日通报被确诊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例为41例,其中1人死亡。但此后,也就是在湖北省1月11日至17日召开两会期间,武汉市卫健委连续6天宣布未有新增病例。直到1月18日才通报有4例新增病例,同一日,武汉市百步亭社区举行有4万人参加的”万家宴”。到了1月20日,武汉报告的累积确诊病例猛增至198人,北京和深圳也在当天分别通报2例和1例。20日当晚,院士钟南山在接受官媒采访时,首度证实该病毒可以”人传人”,并透露有14名医务人员感染。但在1月21日,湖北省委书记、省长等仍出席春节团拜会并观看演出。1月23日,武汉、黄冈等湖北城市宣布”封城”,湖北省感染病例上升至44例,武汉新增8人死亡。
“谣言”与“哨声”
从那一天起,各地纷纷采取”一级应急响应”措施,封城的都市越来越多,中国各地公众生活陷入停摆状态。感染病例在海外也不断增加,世卫宣布中国的疫情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有条件的国家纷纷开始撤侨行动,各海外航空公司陆续取消飞中国,70多个国家对中国人实行旅行限制,有的暂停中国人入境。
李文亮去世的消息传开后,据称是《人民日报》上海分社弘冰社长的悼文在微信上疯传:我们愤怒于你的预警被当成谣言,我们伤恸于你的死亡竟不是谣言……你从来和谣言无缘,却被迫因”造谣”而具结”悔过”。现在,因为不信你的”哨声”,你的国家停摆,你的心脏停跳……还要怎样惨重的代价,才能让你和你们的哨声嘹亮,洞彻东方。
2月7日,武汉中心医院后湖门诊门口,摆放了李文亮的照片和市民送来的鲜花。武汉官方宣布为李文亮做出工伤认定决定,并由副市长出面代表市政府、全市人民”向李文亮医生和所有被病毒夺取生命的同胞表示深切的哀悼”。但前夜里刷爆微博的李文亮的名字已经从热搜上消失,官方已经对有关微博言论进行了”清理”。还要怎样惨重的代价,才能让李文亮的哨声嘹亮?李文亮以外其他被训诫的医生有希望得到一声道歉?最好的结果也许最多就是官方为稳定人心祭出几个”替罪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