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女儿的盼望: 在咳嗽声中等待确诊

一些被怀疑感染新冠病毒的人,因测试结果为阴性,而不能被治疗机构收治。有患者家属质疑严格的入院标准是为了减少确诊总人数。有专家分析了病毒测试结果不准确的主要原因。
(德国之声中文网)张宏文(化名)花了9天的时间,经过3次血样检测才让母亲得到住院治疗。在此之前,她们在满是咳嗽病人及其亲属的候诊室等了9天, 一家教室大小的候诊室最多曾挤了60个人。张宏文在接受德国之声电话采访时说:“只有一个厕所,被感染上太容易了……我觉得无助和恐惧,但是我没有办法。我妈妈生病了,我得照顾她。”张宏文住在新冠病毒疫情最严重的武汉。母亲七十几岁了,今年农历除夕过后,一月底她开始发高烧、咳嗽。张宏文说:“周围有年轻人和小孩,她可能就是这么被传染的。”

她的一些亲戚后来也出现了类似流感的症状,但他们都没有接受过新冠病毒检测。张女士母亲的症状很快变得更加严重, 她带妈妈去医院检查了肺部、抽血并做了鼻咽拭子测试。
检查结果显示,计算机断层扫描看到肺炎现象,血液也显示出感染的迹象。但新冠病毒检测结果是阴性,被告知要回家:“我们被告知,如果结果不是阳性,就不能住院治疗。”
染病患者数量激增
武汉的疫情状况依然严重,到目前为止,湖北及周边省份的感染病例占所有病例的80%,其死亡病例约占总数的95%。本周四(2月13日),湖北省确诊数量大增。一夜之间新增了近1.5万个病例。这是因为中国官方改变了审核确诊病例的标准。根据新的统计方法,就算病患尚未透过核酸筛检来确定是否有新冠病毒(SARS-CoV-2)感染,只要计算机断层扫描结果显示有肺炎症状,也会被算在内。
这些个案中有许多是由于资源不足而没有接受测试的人。要估计这些情况的普遍程度十分困难。 过去几天,许多武汉居民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类似的经历,介绍亲戚无法住院治疗的情况。德国之声联系了其中几人。 虽然他们拒绝被录音,但一些人确认有着类似的经历。有一名女性说,经过数天的尝试,她终于设法将母亲送进医院,并将她送往指定的隔离医院。 另一名男子说,在医院里等了几天后,结果病毒检测出是阴性,他得和年迈的母亲一起回家。
目前没有明确的数据描述测试的准确性。 香港大学流行病学教授高本恩(Benjamin Cowling)表示,可能有两个主要原因导致病毒检测结果不准确。可能未正确采集鼻子或咽喉的拭子样本,病毒载量不够。 另一个可能性是测试工具以及实验室的问题,他认为发生这种情况的可能性不高:“我们认为测试的准确性很高,但这并不是说100%绝对正确。” 张宏文回忆说,医生和她说,母亲的症状无疑指向受到感染,“但是如果没有阳性测试结果,我们就没有资格住院。” 她怀疑严格的入院标准是为了减少确诊总人数。

新冠病毒席卷中国 口罩食粮一扫而空
病毒跟着来
日本本周撤侨,首架从武汉返回东京的飞机上,有3人被确诊新冠病毒肺炎患者。共同社报道,搭载210名住在当地日侨的第二班包机也抵达东京,在机内接受检疫时,多人出现咳嗽等症状。对于今年要举办奥运会的日本而言,肺炎疫情无疑也给这场体育盛事蒙上一层阴影。

新冠病毒席卷中国 口罩食粮一扫而空
紧张防范
多个国家已积极采取措施防范疫情,英国航空、美联航、汉莎等多家航空公司暂停来往中国的飞机。图为印尼班达亚齐国际机场在入境关口设置了红外线扫描仪,提高对入境遊客的体温检测,以防范冠状病毒肺炎的传入。

新冠病毒席卷中国 口罩食粮一扫而空
一“罩”难求
确诊病例不断上升,民众们抢购口罩,多地口罩大缺货,在一“罩”难求的情况下,民众想出了不少方法,自制“防护装备”。有人将柚子皮穿孔绑上绳子,充当一个临时的“柚子口罩”。有民众将大塑料袋直接套在身上,进行“全身防疫”。

新冠病毒席卷中国 口罩食粮一扫而空
超市抢购
除了口罩之外,不少市民到超市抢购粮食及日用品,一些超市的方便面及面包货架空空如也。新鲜蔬菜也是抢手货。图为武汉一间超市。

新冠病毒席卷中国 口罩食粮一扫而空
湖北版“小汤山”
2003年SARS时期,为有效控制疫情,北京在7天内建成小汤山SARS定点医院。如今湖北人们也也打算仿效小汤山的经验,正夜以继日地为新型冠状病毒患者建造新医院。他们计划在一周内完工。

新冠病毒席卷中国 口罩食粮一扫而空
在线“监工”
根据中国官媒新华社报道,火神山医院和雷神山医院在紧急建设中,两家医院加在一起计划是2000—2300张床位。火神山医院预计2月2日完成,由军队全面接管。雷神山医院计划2月5日建设完成。人们可以在网上观看火神山医院施工现场实时直播。

新冠病毒席卷中国 口罩食粮一扫而空
拖累经济
疫情已经打击了中国各地的旅游、餐饮和娱乐等行业。据路透社报道,中国社科研究院经济学家张明指出,由于冠状病毒疫情爆发,2020年第一季GDP增速可能在5.0%左右,不排除跌破5.0%的可能。
作者: 文木 综合报道

张女士说,母亲的病情使她别无选择,只能再去医院试试。 年迈的母亲虚弱的几乎站不起来。她又带妈妈去了医院换了一种测试方式,这次的结果还是阴性。
张和她的母亲连续9天在医院的候诊室里度过。回家的时候,她都彻底地尝试对各处进行消毒,收起了她母亲可能接触过的所有物品。
最终,在第9天,第三次测试就是她正在等待的阳性结果。 她的母亲终于被医院收治。这天也是当局改变统计方式的前两天。
在医院安顿了母亲后,疲惫的张宏文回到家中。她也开始咳嗽,但是还没发烧。她在家里做了一次测试,现在在家里自我隔离,等待结果。现在测试已经不那么重要了,她计划待在家里,除非她出现了更严重的症状,否则不会出门:“要是发烧了,试试看医院会不会收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