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病毒蔓延全球 多国出现恐慌情绪

早在疫情爆发之际,专家就预言过,对疾病的恐慌严重程度大于病毒本身。在新冠病毒逐渐蔓延至全球的现在,排挤和歧视现象逐渐浮现。如何稳定民心、让人民保持冷静成了另一个防疫重点。
(德国之声中文网) 乌克兰中部波尔塔瓦州诺维·桑扎里(Novi Sanzhary)村的数百名居民在20日群起抗议。他们试图阻挡70位自中国撤离隔离者进入社区。示威者架起路障,焚烧轮胎,甚至向隔离者投掷石块,导致随后的警民衝突。经过数小时的对峙,载着隔离者的公车才终于到达指定的检疫地点。
乌克兰警方说,有24名抗议者被拘留。乌克兰内政部长阿瓦科夫(Arsen Avakov)亲自访问该社区以平息大众的疑虑。他对这次暴力事件感到震惊。他说:「我们所见是可耻的……这是我一生中感到最失望的一次。」
乌克兰总统泽伦斯基(Volodymyr Zelenskiy)则对此事件表达歉意,称抗议示威展现的不是乌克兰人「性格上最好的那一面」。他试图向人们保证,被隔离的人员不会对当地居民构成任何危险。乌克兰官员也对这次暴力事件表示遗憾。乌克兰卫生部长承诺,隔离期会有2周,请居民不要担心被感染。

美国卫生官员曾说,这些在隔离期间持续接受检测、观察和实施预防措施的隔离对象事实上是最不可能携带病毒的族群。但是这还是没办法安抚人们的担忧。图为从钻石公主号撤离的美国人。

「我们不是活死人」
艾斯特(Esther Tebeka)是美国从中国武汉撤出的1千人中的一位。虽然她健康地结束14天隔离期,人们还是拒绝与她近距离接触。她在加州帕洛奥图 (Palo Alto)经营一家中医诊所,近日有病人无预警的取消预约,或是有人接近她就戴上医疗口罩。这让她感觉自己不被尊重,她抱怨道:「我们不是活死人」。
曾在过年期间去过中国广州的邓爱美说,她在回美国后没有收到任何政府指示,但是自我隔离了两周。尽管如此她的邻居却因担忧她散播病毒而报警。他们希望她搬离社区。一名女性职员更是因为其上班的公司与邓爱美共用同个大厅,叫她不要去办公室上班,甚至「连一本笔记本都不要碰」。
世界卫生组织和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则表示,14天是病毒可能的潜伏期上限。但中国国家卫生委员会本月的研究表明,潜伏期可能长达24天。
这使得有些已经经历过14天隔离期、没有症状、检验阴性而「重获自由」的人士,回到日常生活中却仍然被当做带原者看待。

该不该遣返?
同样的恐惧也在中亚蔓延。疫情爆发后,哈萨克斯坦关闭了与中国的边界,周四凌晨,愤怒的东哈萨克斯坦省民众更进一步聚集抗议。他们听说政府计划从边境接收新型冠状病毒患者。
该省省长阿赫麦托夫(Danial Akhmetov)告诉当地人并没有这样的计划,希望他们冷静,政府只是确保各处都有设施隔离可疑感染者。这个同时,示威者还要求当局驱逐42名参与当地国际公路建设的中国工人。阿赫麦托夫承诺会遣返这42名几个月前抵达哈萨克斯坦的中国工人。
哈萨克斯坦石油资源丰富。中国是其最大的投资者和贸易伙伴之一。但是北京在新疆进行的「消除激进主义运动」让许多哈萨克族人进入了「再教育营」,对病毒的担忧也激起了哈萨克斯坦的反华情绪。
另一个遣返争议则发生在加拿大。一位现年36岁,居住在多伦多的中国男子Ruepang Cao在2004年来到加拿大寻求庇护。他在一份书面证词上说,庇护申请被拒绝后,「为生命感到担忧和担心」,并强调被下令驱逐出境,「直接进入病毒传播的疫区」。
根据加拿大法律,如果法院发现遣返人回到特定目的地有重大风险,可以暂缓驱逐出境。虽然加拿大目前已停止所有遣返到中国武汉和周边省份的行动,但政府律师和法官都同意该名男子遣返的广东省感染风险很低。
从这些事件可以看出,在疾病蔓延的同时,许多恐惧来自于未知的威胁。各国在加强防疫的同时,还得要确保人民的信心不会受到动摇。
邹宗翰/罗法 (法新社、德新社、美联社、路透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