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课”前途难卜

受疫情影响,中国学校的寒假一再延长,复课日期无法确定。期间不断有消息指出教育机关会出台政策,以网上授课的方式初步复学。上海市已明确表达从3月2日起,继续以在线教育方式开始授课。 新闻公布后,引起了老师,家长和学生们的热烈议论,褒贬不一。
(德国之声中文网)有家长认为,在目前疫情还未被彻底遏制住的情况下,不开学是正确的。 上海家长王梁说他希望自己两年级的儿子在家呆到病毒彻底被消灭,恢复到和爆发前一样再去学校。
延展阅读:中国新增病例续降 韩国进入社区传播
“如果三月四月还要在家,我没意见”,王先生说道,但是他觉得网上授课只是一个权宜之计,不可以做为一个长期的教育方式,”因为孩子需要的不只是知识,还需要和其他小朋友和老师的交往来陶冶性格”。
在上海读初三的王子炫觉得,就目前的情况而言,有网课总是比没有好,因为过去一个多月来由于疫情的影响,他减少户外活动,导致身体状态和精神状态都有所下滑,学习状态也渐渐怠慢。
但在上过了几节课以后,王子炫认为网上课程的效率还是明显差很多。他觉得网课是无法取代学校的。因为学校上课可以更多的与老师产生互动,让学生集中注意力。他认为”网课的弊端大于优点”。
之前有人乐观指出,此次疫情加速了线上教育对传统教育的替代,预言线上教学取代传统教育模式的时代已经提早降临了。艾媒咨询数据显示,其实,早在2018年中国在线教育用户规模已超过2亿人,当时推算到2020年有望达到3亿;2018年中国在线教育市场规模超过2500亿元,2020年将超过5000亿元。
但有专家指出通过网络进行线上教学,无论是对教师,还是对学生,甚至家长都是一个考验。
上海政法学院社会管理学院副院长张可创认为,对教师来说,掌握和学习网络教育平台,录制课程或者视频直播等都是技术含量比较高的工作。他同时认为,对学生来说,如何积极参与,如何能与教师积极互动也很重要。
“现代的学生自觉性较弱,在老师课堂教学中,很多学生都在玩手机,玩游戏”,他表示,网上授课中要他们集中注意力更不容易,这就是对家长的考验。
在上海一所小学教授四年级语文课的李老师认为,在线教育不如在校教育有针对性,在线教育对于好学的孩子来说是高效的,对于有惰性、厌学的孩子来说肯定是低效的。
网络教育平台受考验
按照此前各大高校确定的延期开学时间,2月17日,多家高校以在线教育的方式复课。高校互动教学中,课堂派、雨课堂和学习通是三大主流平台,均号称拥有千万客户。网上集体开课首日,各家网课平台却相继崩溃,几乎无一幸免。
学习通官方微博的解释是,尽管此前已做好充足预案和硬件升级,但由于早上8:00左右,学习通使用量瞬间超过1200万人,服务器压力过大,导致部分用户在登陆、图片传输等功能出现短暂异常。
此次上海制定的中小学在线教育方案,将采用”同一课表,同一教师”的原则,通过电视台的频道播放课程,目前在着手准备各学科1000多名教师的录像摄影,覆盖了小学1年级到高中3年级的全学科。
对此,上海的家长Rino质疑:现在还有多少人家里还安装着有线电视呢?如果没有iPad呢?或者家里的网络不好呢?他认为,这次的网课出台明显属于临时起意,赶鸭子上架。 “是否可以考虑的更多? 而不是简单的拍脑袋或者以完成一件事情的方式来解决问题。”Rino这样说。

疫情阴影下 生活在继续
远眺紫禁城
一月下旬起,北京一些游人密集的景点——如故宫关闭谢客。但与故宫一街之隔的景山仍然开放。雪后的一天,一对年轻人登上景山,拍照留念。这里可以眺望金碧辉煌的故宫。

疫情阴影下 生活在继续
“硬核”抗疫
基层管理者想尽一切办法,至少给人以全力以赴、不留死角的感觉。图中摩托车上的执勤人员手执扩音器喊话,前方的车辆在喷洒消毒液(2020年2月11日摄于广州番禺)。

疫情阴影下 生活在继续
封闭管理
很多城市的居民区都实行封闭监控,出入必须登记、验查身份、测体温。2月中,武汉甚至开始完全禁止居民出入。

疫情阴影下 生活在继续
足不出户
一些地方只允许每户隔天一人出入一次。不能及时出门购买生活用品怎么办?配送、代购、社区互助,人们想出了各种办法。

疫情阴影下 生活在继续
狗狗也戴
医用口罩是人们上街的必备用品。宠物也不能例外。

疫情阴影下 生活在继续
奇思妙想
很多地方口罩脱销,出现“一罩难求”。不少人开动脑筋,胸罩变口罩、塑料瓶改装防护头盔的方法出现在街头。本图1月31日摄于香港。

疫情阴影下 生活在继续
非常时期的爱情
2月14日情人节也笼罩在疫情的阴影下。即便戴着口罩,或许并不影响心意表白。

疫情阴影下 生活在继续
闷头吃喝
湖南长沙这家餐厅打出了“无接触、无交流”餐厅的招牌。餐厅内每个座位都用隔板与邻座隔开,食客可以不受打扰地独自享用。

疫情阴影下 生活在继续
网上授课
学校寒假延长,开学后仍不能到校上课,这种状况让学校和家长难以承受。于是老师们纷纷收拾心情,走上镜头,开通了网络授课。这一做法,有人欢迎,也有人怀疑其效果。

疫情阴影下 生活在继续
家中的围城
困坐愁城、足不出户的日子显得格外漫长。人们只能在自我娱乐中寻找调剂。图为一位武汉市民在家中用运动游戏机锻炼身体。

其实Rino还是幸运的,因为他的妻子是居家太太,至少有时间在网上授课期间陪读。对所谓的拍脑袋政策的批评更多的来自于即将面临复工的广大双职工家长们。
王琦觉得两年级的女儿要继续在家上课的消息对他们夫妇来说简直就是”噩耗”。由于两人都已经复工,王先生的女儿只能由外公在家看着上课,他认定网课质量”会很差”。他认为如果孩子不复课家长有一个就应该被允许延长假期。
延展阅读:新冠病毒下复工:远方在哪儿?只见苟且
低年龄学生的父母尤为操心,他们往往承担了更多监督子女的工作。正常上学期间可能只需要帮忙检查作业的完成情况,但现在把维持课堂秩序的责任也转移到了家长身上,这对于他们而言也是一种额外的压力。
“不会成主流”
黎丽娜的儿子罗伯托才刚上小学。从事贸易行业的黎女士公司受到了疫情的很大影响,至今未复工,所以目前在家带孩子她觉得也没有问题。
“但是如果长期到几个月,半年那就不一样了,家长压力会很大。”黎女士说到,”家长天天在家陪孩子,不赚钱,心态也着急,没耐心、情绪化,这些都会是降低陪伴质量的原因。”
黎女士说,目前看来,公司也还在继续发给员工工资,复工应该也能落实,但是周边企业很多已经陷入困境,有裁员的、有倒闭的,所以黎女士认为,从长远来看,复工就没有人带孩子;不复工,经济压力大的就更无法安心带孩子。
张科创副院长指出网课不是不可以来,但是不能搞成让教师紧张、学生无所适从、家长感到无奈和厌烦的东西。
他提出在具体操作过程中,无论是学校教师、地方教育行政部门的管理者还是家长,都应该明白一个道理:就是教育的本质是为了促进人的发展的,线上教育从传授知识和完成教学任务的角度来说是可以的,但从实现培养人的目标的角度来说远远不够。
张副院长相信,目前开展的网络教育和网络课程仅仅是特殊状态下的一种教育形式而已,”绝不会成为教育的主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