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什么拯救你 汉莎航空?

疫情期间,号称每小时亏损100万欧元的德国汉莎航空,储备资金见底只是一个时间问题。然而,德国政府出资拯救汉莎的相关谈判,却僵持至今。其中最主要的分歧便是:拿了国家的钱,汉莎今后是否也应该听国家的号令?
(德国之声中文网) 截至周六凌晨(5月23日),汉莎与德国联邦政府的谈判仍未取得最终的一致。虽然双方5月20日已经就国家出资的救助基本框架形成了共识,但是诸多细节问题依然没有澄清。
汉莎集团一名发言人周五晚间只是非常含糊地对媒体表示,谈判各方”正走在一条良好的、具有建设性的道路上”。德国《商报》则披露称,原定周五对外正式公布的救助汉莎方案,因为”最后一刻产生的分歧”而再次搁浅:据称,联邦政府要求,汉莎方面一旦接受国家救助,就必须按照原定计划,在今后三、四年间接收疫情发生前订购的数十架空客飞机。这意味着,汉莎方面将为此支出50亿欧元,而德国政府总共也只计划向汉莎资助90亿欧元。
政府借汉莎救空客?
目前,汉莎航空总共760余架飞机中,有700架处于停飞状态。不久前,汉莎透露,公司正考虑将其中100架提前退役或者退租、出售。集团总裁施波尔(Carsten Spohr)表示,鉴于今后几年时间内,全球航空业的需求都会减少,因此汉莎的机队规模也应相应缩小。
而对于德国联邦政府而言,一旦出资入股汉莎航空,就会面临”手心手背都是肉”的境况:空中客车是德国、法国、西班牙、英国政府联合持股的”欧洲国企”,在全球航空业因疫情而萧条的大环境下,空客也面临着订单量锐减、既有订单遭推迟或取消的严重困境。
汉莎航空以及德国联邦政府都拒绝对《商报》的报道进行置评。

和全球众多机场一样,慕尼黑机场封闭了多条滑行道,用于停放疫情期间封存的飞机,其中绝大多数都属于汉莎航空

欧盟要求汉莎变绿
除了”是否按原计划购买空客飞机”,救助计划还有许多其他争议点。批评人士还指责,目前披露的救助方案并没有对汉莎航空今后的发展提出足够的环保要求,对员工权益的保障力度也不足。而即便双方达成了共识、德国国家经济稳定基金最终拍板,救助方案仍然需要欧盟方面开出”绿灯”方可生效。
根据现行欧盟法规,德国国资入股汉莎航空只可以是临时性的措施,德国政府必须要有相应的”退出机制”。欧盟方面还要求,接受了政府救助的汉莎必须增加对气候保护的投入。布鲁塞尔近期正在大力推动将经济复苏与气候保护相结合的”绿色协议”计划。
不久前,接受了法国政府救助资金的法国航空公司,已经同意为了气候保护而停飞多条利润丰厚的国内短途航线。

航班量暴跌的法兰克福机场索性封闭了第四跑道,专门用于停放汉莎的飞机

疫情期间”每小时亏损100万欧元”
周三晚间(5月20日),德国联邦政府、汉莎集团各自都释出消息称,双方已经就救助基本框架形成了共识。总理默克尔一度公开对媒体表示,”很快”就能最终拍板。根据该框架,德国复兴信贷银行(KfW)等国资机构将向汉莎提供数十亿欧元贷款,德国联邦政府也将直接入股,持股比例暂时限定为20%,从而防止政府股东在汉莎董事会中获得一票否决权。此外,德国政府还拟购入”可换股债券”,交易量计划为汉莎股份的5%另加1股:在汉莎面临恶意收购风险时,德国政府可以立刻将这些债券转换为普通股份,使其总持股比例达到25%+1股,从而能够对恶意收购一票否决。

根据汉莎集团5月21日在证券交易所发布的公报,联邦政府计划以每股2.56欧元的超低价入股,远远低于当前8欧元左右的汉莎普通股价。即便德国政府、欧盟方面都同意了救助方案,汉莎的既有股东是否会接受依然是个未知数:政府以如此低的价格入股,意味着现有股份将遭到严重”注水”,今后多年的分红也很有可能泡汤;但是,汉莎如果因得不到救助而宣告破产,这些股东的损失将远远大于”股份注水”。汉莎集团的下一次股东大会不会早于6月底举行。
今年3月,汉莎总裁施波尔曾经表示,疫情期间,公司每小时亏损100万欧元。这意味着,这家全欧洲最大的航空公司每月亏损约8亿欧元。尽管汉莎方面5月初表示,公司仍有超过40亿欧元的储备资金,但是其中18亿欧元是暂时还没有支付的乘客退票款项。
疫情发生以来,汉莎取消了绝大多数客运航班,只有货运业务尚可称正常运营。与去年同期相比,今年春季的客运量只有1%。汉莎集团希望,随着疫情趋稳,在6月底之前能够将航班量提高到原计划的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