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正在自我消解”

数十座美国城市发生骚乱,凸显该国社会严重不公。特朗普总统火中取栗,并有可能成功。
(德国之声中文网)美国沦入暴力浪潮。从加州到纽约,从明尼阿波利斯到德克萨斯海岸:过去数天,超过75座城市发生严重骚乱。在纽约城,警车被焚烧;在洛杉矶,有人抢劫。洛杉矶市长表示,”这已不是抗议行动,而是破坏行为。”
骚乱的起因是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的暴死。上周一(5月25日),这位黑人在明尼阿波利斯的一次警方执法行动中死亡。一次悲惨事件。但它与警方种族主义暴力有关,在美国并非例外现象。弗洛伊德生前所说的最后一句话–“I can’t breathe”  ( “我没法呼吸” )–早已成为美国数十年来最大规模的全国范围抗议运动的口号。悲哀和气氛转变成了愤怒和暴力。
弗洛伊德的悲剧死亡事件激发起对美国社会分裂的原则性争论。在此,比正常时期更彰显了社会不公的新冠危机起到了火上浇油的作用。谁若在瘟疫大流行前没有正式职业、没有恰当的医保、没有存款,便成为新冠病毒的最大牺牲品。
在美国,新冠危机伤及黑人和拉丁裔的比例超过平均值。不仅他们当中的感染及死亡数量更高,而且,主要为低层雇工的他们首当其冲,失去工作。主要为白人的中产阶层则通常可以在家工作,且薪水不减。
多种问题并发
波恩大学政治学家和美国问题专家哈克(Christian Hacke)认为,美国现在面对的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的最严重危机。他指出,一方面是在在可以感受到的种族主义现象的绝望情绪,弗洛伊德之死使之加重、使之激化;另一方面则是经济衰落及内政问题;再加上新冠病毒带来的无可避免的后果,这些后果使越来越多的美国人陷入绝望境地。哈克教授称,”弗洛伊德之死不过是使整个国家燃起大火的一个火星” 。

不过,抗议浪潮也告诉了人们:义愤填膺的不只是黑人,大多为年轻人的示威者中也有不少家境良好的白人,他们也同样失望,–对这个非但不阻止,反而放任警察暴力和种族主义的国家失望;对这个其总统极具挑衅性、却无政治选项的国家失望。
哈克教授指出,若看一下拜登在电视上的表现,人们会有这样的感觉:他年事已高,思维迟缓,出不了地窖;哈克说,”他给人的印象是,智力已不足应付局面”。现任总统特朗普则同拜登形成鲜明对比,以自己的固执已见激化危机,自上任以来,他不是使国家团结,而是分裂;他谎话连篇,诉诸最低下的直觉;谋杀和骚乱正在进一步加快使”美国梦”蜕变成”美国噩梦”的进程。
特朗普可能获益
美国人的这种愤怒绝非新现象。说这话的是范·德拉尔(Julius van de Laar)。他曾多年在美国生活,并还曾为奥巴马助选。2007至2008年,他是民主党选战团队的正式成员。2012年,他在关键州俄亥俄负责选民动员事务。当时,社会即已分化,警方暴力和种族主义是选战议题,不过,歧视黑人现象还很少有今天这样的画面记录。他指出,人们一下子看到了视频,画面真实记录了暴力场面,无人能再发生怀疑。他表示,画面突然间成了美国数十年里发生的所有那些攻击行为的代表。
范· 德拉尔指出,所有这些都可以被特朗普总统拿来变成手中的牌。他说,特朗普是美国有史以来只把自己当成社会一部分人总统的首位国家元首,他不视自己是所有美国人–不论是黑人还是白人、穷人还是富人–的总统,而只关注他的多为白种人的选民,这个选民群体会在11月份的大选中为他连任竭尽全力。
转移视线
不过,在新冠疫情中的无能表现使他近来在民意中明显失分。范·德拉尔认为,为转移人们的视线,特朗普现在有意开辟了另一个战场:两级化,以期动员自己的选民。哈克教授表示,这是一种战略。这位政治学家担心,特朗普这手有可能成功,因为,危机时期,美国人传统上会支持总统,而特朗普代表了最典型的美国的东西:物质的、自我中心的、不顾一切的自由意识和那种白种人的傲慢。哈克教授指出,可惜,这种傲慢得到默认,而其程度超出欧洲人的设想:”我担心,很多白人会认为,他们的种族主义是对的。”

弗洛伊德之死牵动全球
“我喘不上气了!”
抗议警方对黑人施暴的运动迅速从明尼亚波利斯蔓延至纽约等美国其他城市,图为纽约一名妇女抗议的画面。一名警员将四十六岁黑人男子弗洛伊德(George Floyd)按倒在地,戴上手铐后,又以膝盖抵压其颈部,直至弗洛伊德窒息死亡。事件曝光后,美国各地先后爆发示威游行。

弗洛伊德之死牵动全球
和平集会与严重骚乱
周六的抗议集会基本是在和平氛围中进行的,但当夜局势却出现了逆转,一些人开始采取激进行为。上图下跪的男子是在华盛顿特区的一次集会活动上,当地已出动国民警卫队为白宫担当警戒。印第安纳波利斯的示威活动中有人开枪,至少一人死亡。在纽约,有两辆警车冲入了人群。

弗洛伊德之死牵动全球
打砸抢烧
图为一名男子手持“猎物”走出被砸的店铺。在洛杉矶、亚特兰大、纽约、芝加哥和明尼亚波利斯等城市,示威活动演变为骚乱。一些人对店铺和官方机构实施打砸抢烧。

弗洛伊德之死牵动全球
谁之错?
特朗普总统发出威胁称,要动用军队去镇压抗议活动,他的政府会坚决制止暴力。特朗普称,是极左组织在煽动骚乱。明尼苏达州长沃尔茨对记者说,他获得的一些未经证实的消息显示,白人种族主义者正在煽动暴力。

弗洛伊德之死牵动全球
媒体成了攻击目标
一些报道抗议活动的记者也成了攻击的对象。周五,一名CNN记者及其团队在明尼亚波利斯被逮捕,另有多名记者被橡皮子弹击中,或在转播现场被警方带走。德国之声记者西蒙斯(Stefan Simons)也在现场报道时遭布袋弹射击。

弗洛伊德之死牵动全球
抗议席卷全球
在加拿大的多伦多和温哥华,也有民众走上街头,抗议无处不在的种族主义。示威者同时悼念此前去世的黑人女子里吉斯·科钦斯基-帕奎特(Regis Korchinski-Paquet)。上周三,这名女子从其高层住宅的阳台上坠楼身亡,而事发现场只有警员在场。死者家属呼叫警察本来是希望警方对精神异常的科钦斯基-帕奎特提供帮助。

弗洛伊德之死牵动全球
德国人的愤怒
柏林墙纪念公园的这副涂鸦就是为了纪念死于暴力的弗洛伊德。他临终前的哀求“我喘不上气了“(I can’t breathe)已经成了疯传网络的热搜词。周六,柏林美国大使馆前聚焦了数以千计的抗议者。
作者: Martin Kuebl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