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能沉默”——香港人将以自己的方式纪念六四

每年一度的维园六四烛光晚会今年因新冠疫情取消,但许多香港人都将以自己的方式来纪念六四事件31周年。
(德国之声中文网)中国动用军队镇压学生领导的民主抗议已过去31载。鉴于中国人大一周前刚刚通过港版国安法立法决议,今年的六四事件31周年纪念日对香港的意义尤为不同寻常。批评者担心,港版国安法将葬送这个前英国殖民地迄今享有的自由。
52岁的Daisy Lam是一位香港上班族,89六四事件后,她几乎每年都和自己的孩子一起参加六四烛光晚会。”我不能沉默。有人让我沉默我也不会”,她说。
56岁的前香港学生领袖陈清华(Chan Ching-wah)是六四事件亲历者,当时在北京。他回忆道,六四后他在北京机场出关,受到海关关员检查。他担心关员会将其携带的军队镇压抗议的照片及视频没收,但对方却提醒他把照片收好赶快离开。
他向路透社表示,看到现在的香港,他觉得自己仿佛从未离开过(北京)。香港面临的压迫不是桩小事情。他一边向记者展示他当年在天安门广场上的照片一边说:”我希望香港的斗争不会导致一场象六四那样的镇压。”

在5月27日的冲突中被警察包围的香港年轻示威者

许多香港人越来越担心北京一步步侵犯香港的自由,担心这将损害香港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大陆和香港当局都驳斥了对港版国安法的批评,称在一国两制的框架下香港仍然享有高度自治。
过去许多年里,香港维多利亚公园的六四烛光晚会每年都吸引成千上万人参加。但警方本周表示,大规模集会将对公共健康构成严重威胁。两周前,香港新增了两个本土确诊新冠病例。
为防止新冠病毒传播,香港禁止8人以上的集会。
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本周二称,香港出现新冠肺炎社区群组感染个案,目前涉及9名确诊者。她还称,限聚令不是为了限制自由,防控疫情视同国家安全。
有港媒报道,港府会将限聚令延长至本月18日。
尽管有限聚令,网上论坛和历年组织六四维园烛光晚会的香港支联会仍然呼吁人们以点燃蜡烛的方式纪念六四屠杀死难者。
如今为非政府组织担任志愿者的退休公务员Priscilla Leung表示,她将继续向年轻人讲述大陆禁止谈论的六四天安门大屠杀。
“我已经买了些电子蜡烛灯,准备把它们摆放在街上。”她说。”不管是一个人还是几个人,只要我们心中有一团火,就能将这一讯息传给下一代。”

维园烛光追思:人民不会忘记
凭借仅有的自由,为大陆被灭声的人民发声
香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支联会)是每年维多利亚公园纪念八九民主烛光晚会的主办者。支联会表示,三十年前今夜,北京市民以死掩护在场的香港学生和记者,请求他们安全离开,把真相告诉全世界。香港市民谨记30年前内地同胞的嘱托,“三十年来,我们凭借仅有的自由,为大陆被灭声的人民发声,为被消失的屠杀事实,维护历史真相”。

维园烛光追思:人民不会忘记
载入历史的时刻,大陆历史书中不见踪影
组织方称,今年的活动有超过18万人参加,警方的数字为3万7千人。法新社报道说, 一些内地人今年也来到维园参加烛光晚会。一位来自北京的女性表示,当年她被家人带到天安门广场参加抗议活动,人们都说这一时刻会被载入历史,但如今,大陆历史书里根本不提“六四”。

维园烛光追思:人民不会忘记
沉重的追思
据报道,当地时间晚上8点20分左右,组织方带领在场人士向纪念碑三鞠躬,之后支联会主席何俊仁和年轻人一起点燃火炬。全体默哀一分钟后,会场播出了六四死难者王楠母亲张先玲的讲话。

维园烛光追思:人民不会忘记
洗刷国殇之柱
洗刷国殇之柱是每年香港六四纪念活动的一个重要环节。这尊由丹麦雕塑家高志活(Jens Galschiøt)创作的雕塑高约7米,刻有多个身躯扭曲面容痛苦的人,象征着血腥镇压的死伤者。基座正面刻有中文“六四屠杀”以及“老人岂能够杀光年轻人”,背面刻有相应的英文字句。

维园烛光追思:人民不会忘记
不忘历史
国殇之柱现永久性矗立在香港大学黄克兢楼平台。这一雕塑原本是铁锈色,2008年4月被漆上橙色,与乌克兰的橙色革命相呼应。

维园烛光追思:人民不会忘记
民主女神
维园烛光晚会现场也竖起一尊民主女神像。1989年5月30日, 一尊高约10米的民主女神被立于天安门城楼南300米处,与毛泽东肖像遥相对望。数天后的六月四日,作为天安门事件标志的这件艺术品被戒严部队推倒。

维园烛光追思:人民不会忘记
坐满六个足球场
维园烛光晚会上,人们高举烛光,倾听歌手黄耀明演唱的《回忆有罪》等歌曲。大会还播放短片《我是记者》。大会公布晚会出席人数超过总计18万人,创10年新高。

乐然/李鱼(路透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