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语媒体:一年内禁止北京“新冠大收购”?

”明镜在线“发表文章,关注了德国政界对中国可能利用新冠疫情收购德国重点企业的担忧。《法兰克福汇报》指出,继阿里巴巴之后,网易和京东也要在香港二次上市。在中国的观察家估计,通往美国资本市场的道路很快就不通了。
(德国之声中文网)经济议题是将于9月13至15日在莱比锡举行的欧中锋会的重中之重。德国”明镜在线”指出,中国去年连续第四次成为德国最大的贸易伙伴,双边贸易额高达2060亿欧元。
“但新冠病毒大流行却可能加剧业已长期存在的危险:在危机中陷入困境的重要的德欧企业可能被迫向财力雄厚的伙伴敞开怀抱,比如来自中国的公司。不久前,德国基社盟欧盟政治家、欧洲议会欧洲人民党议会党团主席曼弗雷德·韦伯(Manfred Weber)就对这样的情形发出了警告。”
文章说,韦伯警告,中国企业–其中部分是由国家资金资助的企业–正试图加紧收购新冠危机中陷入危机的欧洲企业。他提议,在新冠危机结束前,先在一年时间里禁止中国企业进行收购。
“明镜在线”指出,韦伯的提议在德国富有争议。自民党联邦议会党团对此想法表示支持,而基民盟内则传来批评之声。宣布将竞选基民盟下届主席的吕特根批评说,”首先是德国的初创企业实际上需要美国或中国的资金,德国和欧盟长时间里证明无法为它们提供必要的资本。” 而社民党外交事务政治家尼尔斯·施密德(Nils Schmid)也持同样观点。

社民党外交事务政治家尼尔斯·施密德

文章写道,”尼尔斯·施密德认为韦伯的建议是’错误的信号’,因为欧盟和中国正要签署贸易和投资保护协议,加强基于规则的贸易往来。因此’我们不应该采取这样任性的做法’。他指出,对于敏感的基础设施已有规则可循,即(经济部长)阿尔特迈尔的外贸法修正案。”
文章指出,德国经济部早已对收购感到担心。”也是出于对中国收购政策的担心,经济部四月修改了外贸法。经济部长阿尔特迈尔当时说,通过法律修改,自由经济法规在涉及’德国根本利益’时会收紧,尤其关系到基本需求供应、通讯以及医疗和防护设备。”
美国资本市场以外的选择
《法兰克福汇报》报道,继阿里巴巴之后,网易也将在香港二次上市,京东也有此意。
文章开篇写道,”特朗普对中国的制裁会走到哪一步?中国政府代表这几天在和记者的讨论中警告说,在这位美国总统那里,凡事都有可能。特朗普可能对中国展开’金融战’,其顶峰是切断中国银行、企业与美元体系的联系,让它们不能用美元继续进行交易。”
不过,文章进一步分析说,专业人士现在也出来安抚,仅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就不太可能发展到这一步,因为美国依赖中国继续资助其债务。但特朗普的另一个手段却显得越来越现实,即将中国企业从美国股市中赶出去。

阿里巴巴在美上市当天,创始人马云兴高采烈

文章说,”美国参议院已经通过一条法规,中国企业必须向股市监管会公布帐目,证明它们没有受中国政府的影响,因此中国许多观察家估计,通往美国股市的道路很快就不通了。文章指出,”随着美国梦越来越灰暗,阿里巴巴和网易不会是唯一重新向家乡靠拢的高科技企业。”

马云——改变了自己与他人命运的那个人
中国励志故事
1984年,马云在复读了两次后考入杭州师范大学外语系。大学毕业后,他在杭州电子工业学院教英语和国际贸易。1992年,他和朋友成立了海博翻译社,算是初涉商海。赔了几年钱后,该翻译社1995年开始赚钱。也是这一年,马云从学校离职开始正式创业,5月上线了“中国黄页”——这时的中国还上不了因特网。成功经营了两年多后他卖了自己在其中的股份,开始了新一轮创业。1999年,他创办阿里巴巴网站,开拓电子商务。2003年,成立淘宝网。2004年,成立第三方网上支付平台支付宝。2007年,阿里巴巴网络有限公司在香港联交所主板挂牌上市(图)。

马云——改变了自己与他人命运的那个人
放弃高薪跟马云创业
这个故事广为传颂:1999年,当时瑞典AB投资公司副总裁、耶鲁大学法学博士出身的蔡崇信认识了马云。他原本是代表AB公司去看要不要投资马云,结果到了杭州发现只有一个运行了几个月的网站、小区单元房里挤了一屋子的年轻人。然而在和马云谈了4天后,蔡崇信决定辞掉高额年薪和马云创业。他此后帮阿里巴巴争取到2500万美元的融资,让这个公司发展壮大。如今,蔡崇信是阿里巴巴集团的董事会副主席,身家数十亿美元。

马云——改变了自己与他人命运的那个人
BABA上市
2014年9月19日,阿里巴巴(代码为”BABA”)在美国纽交所上市,并取得开门红,首日涨幅38.1%。上市当日,阿里巴巴市值达到2314.39亿,成为仅次于谷歌的世界第二大互联网公司。马云当时在美国的NBC电视台上信誓旦旦,”我不会让股东们失望,我会确保他们能够赚钱”。

马云——改变了自己与他人命运的那个人
“中国梦的追梦人”
这是一个有中国特色的商业童话。人民网2015年8月的一篇文章标题就是“马云和阿里巴巴的故事:中国梦的追梦人”,其中讲到了阿里巴巴梦——一个“中国梦”。

马云——改变了自己与他人命运的那个人
陪同习近平出访
在2015年秋天的习近平西雅图之行中,包括马云在内的15位中国企业家随行。而这并非马云第一次陪同出访。一些网络评论甚至称,马云的政治头脑比商业头脑更发达。

马云——改变了自己与他人命运的那个人
有争议的表态
2013年7月,马云在接受《南华早报》采访提到阿里巴巴遭遇的“欺诈门”、“支付宝拆分”等危机时,以六四作为比喻,称“好像邓小平在‘六四’当中,他作为国家最高的决策者,他要稳定,他必须要做这些残酷的决定。这不是一个完美的决定,但这是一个最正确的决定,在当时是最正确的决定”。在该采访中,马云还夸赞中国互联网管制很有水平。这引发了巨大争论,一些民运人士发起联署,要求马云道歉。

马云——改变了自己与他人命运的那个人
买下《南华早报》
2015年11月,阿里巴巴集团正式宣布与香港南华早报集团达成协议,收购《南华早报》及其集团旗下其他媒体资产。这引发了外界对该报是否会丧失独立性的担忧。有舆论甚至称,这个香港销量最高的英文报刊被“染红”。此后又传出阿里巴巴收购《明报》的消息,不过阿里方面否认了相关传闻。

马云——改变了自己与他人命运的那个人
要做影响者
在马云的演讲中,他常常提到,阿里巴巴的电子商务平台给很多中国人提供了创业致富的机会。事实也是如此,对于那些成功的淘宝卖家而言,马云改变了他们的人生。对于马云而言,阿里巴巴想做的是影响者。在纽交所上市当天马云对NBC说,“我们想成为像微软、IBM、沃尔玛一样的企业。这些企业改变、重塑了世界。” 图为他和脸书创办人扎克伯格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6年会”上。

马云——改变了自己与他人命运的那个人
向默克尔展示“刷脸支付”
在2015年3月的汉诺威电子科技展(CeBIT)上,马云为到场的德国总理默克尔展示了支付宝的新技术——“刷脸支付”。要知道,工业大国德国在电子支付方面却像是“第三世界国家”。此外,马云还送给默克尔来自淘宝店铺的一张纪念版德国日历页(图)作为礼物,而日期就是这位女总理的出生年月。

马云——改变了自己与他人命运的那个人
与特朗普谈笑风生
2017年1月初,马云在纽约会见了当时侯任美国总统特朗普。两人讨论的重点是帮助美国小企业从中国消费市场获益,为美国创造100万个就业岗位。会面后,特朗普向媒体表示,他们的“会面很棒”,“Jack(马云英文名)将会和我一起做一些大事”。

马云——改变了自己与他人命运的那个人
54岁从阿里巴巴退休?
2018年5月的福布斯十大最具影响力CEO排名榜上,马云位居第六。然而事实上,马云2013年就已经从阿里巴巴集团CEO的职务上退了下来。《纽约时报》近日报道,马云对该报表示,计划9月10日他生日当天辞去集团董事局主席的职务,转而做教育慈善。这位中国“创业教父”说:这不是一个时代的结束,而是一个时代的开始。

马云——改变了自己与他人命运的那个人
被赚钱耽误的歌手?
2017年11月,马云与王菲合唱了一首《风清扬》,在中国网络一时间刷屏,更被网友调侃是“被赚钱耽误了的歌手”,马云自己则在微博上调侃与王菲合作是“乡土音配天籁”。或许,未来马云除了发展教育慈善,也打算开拓一下自己的歌唱事业?
作者: 王凡

摘编自其他媒体的内容,不代表德国之声的立场或观点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周一警告说, “强行地将中美关系脱钩“,会引发金融市场动荡。先前有消息称,特朗普政府正在考虑将中概股从美国证券交易所摘牌。 (30.09.2019)  

有多个消息来源指出,美国正考虑限制美国投资流入中国企业,但是白宫出面严正否认。北京也强调,中美经贸以及财金合作的本质是互利共赢。 (01.10.2019)  

德国联邦企业综合管理局为中国中车收购德国福斯罗(Vossloh)机车业务打开绿灯。去年曾有报道称,由于担心德国技术流失到中国,德国经济部打算阻止中车收购福斯罗的机车业务。 (27.04.2020)  

德国政府今后可以动用国家资金阻止非欧盟国家企业收购德企。新规被普遍看作是针对中国。 (29.11.2019)  

德国《焦点》杂志近日一篇文章指出,鉴于新冠疫情,中国可能会更多地将原材料留给自己用。《新苏黎世报》则聚焦中国企业收购苏黎世草蜢足球俱乐部一事,表示这对于瑞士人而言,是一种冲击,也是一个转折点。 (10.04.2020)  

欧洲各国政府越来越多的疑虑给来自远东的投资者增加了难度。在经历了2016年创纪录的对外投资之后,中国对外国公司的并购额连续第二年下降。不过,德国企业似乎仍构成例外。 (06.03.2019)  

一直坚持维护市场自由竞争、反对政府过度干预的欧盟反垄断委员维斯塔格,现在公开支持欧盟各国政府购入欧洲企业的股份。疫情爆发以来,不少欧洲政界人士都担心,陷入财务困境、股价一落千丈的欧洲企业,很可能会遭中国资本乘虚而入。 (13.04.2020)  

中国企业在海外并购近年来屡遭质疑,不少人批评中国投资者拿着国家补贴在竞拍时出高价排挤对手。德国Ifo经济研究所的最新报告驳斥了这一“成见”。 (08.04.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