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老店兴或衰 三事件看国民党改革

高雄市长韩国瑜遭到罢免后,强调罢免案跟国民党无关,请外界不要「唱衰」国民党。但外界仍不免好奇,这个「百年老店」经此挫败后要如何团结再起。被视为青壮改革派的现任党主席江启臣有机会在党内外杂音中完成改革吗?
(德国之声中文网) 国民党在2020总统立委选举重挫以及高雄市长韩国瑜遭罢免后,党内改革进度受到各界瞩目,不管是在新的两岸论述或是党内人事安排都力求耳目一新。德国之声请两位学者从三个事件来解析,国民党这个「百年老店」的招牌擦得亮吗?
1.旋风式占领议场
为了抗议前总统府秘书长陈菊接任监察院长兼国家人权委员会主委,国民党团干部6月28日带着20名党籍成员打破玻璃、破坏议场大锁,占据主席台,并发表声明指出不接受这项人事案。不过随着民进党立委29日11点突围进入议场并抢回主席台,这场占领议场事件历时不到20小时就告终。
熟悉政治生态的文化大学广告系系主任钮则勋表示,这是国民党「不得不做的选择」,他表示国民党之前都很「斯文」。他说:「文攻没有办法获得党政高层的重视。武斗变成不得不然的办法。」
对于民意是否支持,钮则勋认为,在「蓝绿(选民结构)固化下,民意支持可能是一半一半」。但成功大学政治系教授洪敬富则认为,这次的占领议场与太阳花学运时的行动「时空背景不一样」。他说:「国民党此举恐怕无法得到广大公民社会的支持,只突显政党的对立利益和蓝绿继续恶斗的不良示范」。
洪敬富说,国民党在立院人数较少、难以主导议场讨论的情况下,需要有政治舞台来操作议题,让传统国民党或是泛蓝阵营的人士能够归队。
钮则勋强调,占领议会能够主导媒体版面,但他也期盼国民党能够坚持几天、或是抛出诉求,「不能让人家看衰」。
在占领事件快速落幕后,几名国民党委员与占领用的铁链开心合照,抗争推挤画面也变成「网路迷因」,国民党的「战力」也受到质疑。资深媒体人赵少康批评国民党抗争草草收场,「看了真是笑掉我大牙」。

国民党在经历了韩国瑜带来的大起大落之后,目前正调整脚步准备团结再起。

2.八一五高雄市长补选
前高雄市长韩国瑜在遭到罢免之后,高雄即将在8月15日进行补选。民进党推出之前参选失利的陈其迈、国民党由连任三届的市议员李眉蓁出线,台湾民众党则由连任五届的市议员、亲民党籍的吴益政出战。
钮则勋说,三个党都有很大的困境跟不能输的压力。但国民党提李眉蓁效果不大,「变成要跟民众党争老二」。在李眉臻与吴益政不如陈其迈有全国知名度下,「柯P(柯文哲)的能量比江启臣强」。他说:「国民党的风险相对比较高。」
洪敬富谈到,补选看到国民党的「局促」,在政治接棒和地方政治人物的养成「都没有一套的规划」。但他认为国民党这次让41岁的李眉臻出征,等于是栽培在地相对年轻的政治人物,表示国民党也重视在地青年的声音。再者,李有机会收编韩阵营的支持者。
「韩流」或政治狂热潮退去之后,才知道谁没有穿裤子。 洪敬富认为,比起高雄市长补选的结果,对国民党而言,更重要的是规划青年人才养成的中长期的计划,特别是在民进党长期掌握县市首长位置跟资源的地方,才能有持久的战力。

以江启臣为主席的国民党向中国喊话,若希望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建立在「九二共识」基础上,应尊重中华民国是主权国家的事实;期许打破统独僵局,走出一条更好的道路。

3.如何处理九二共识
国民党主席江启臣在6月19日的改革委员会大会上说:「九二共识是过去扮演两岸求同存异的重要工具」。此话一出,党内大老马英九、连战、洪秀柱等前主席纷纷表达不满,国台办也发声明要国民党「明辨是非」。但支持改革的国民党青年却担心,紧抱「九二共识」会失去年轻世代的支持。
钮则勋认为,国民党确实有世代差异。他说:「以前国民党的掌权者或是当政者其实没有办法去跟现今的社会氛围创造一个比较紧密的连结。」
但他表示,江启臣在推出新的两岸论述前应该先去跟前任主席聊,做好「议题管理」和「危机管控」。
洪敬富则说,江启臣的动作是观察到「九二共识」已经和台湾主流民意的趋向不同,国民党「试图在这样的氛围之下重新找回主流民意」,也就是以台湾主体地位或主权为重的看法。
他认为,如何处理九二共识是国民党内的路线之争,是往本土派靠拢或继续往中国路线倾斜的两难。他建议国民党对于两岸关系与台湾主权进行严肃辩论,重新凝聚中国国民党的立场。
国民党艰难的改革之路
总的来看,两位学者都认为,国民党现任主席江启臣有改革决心,但是在党内仍有异音下无法大步挺进。钮则勋说,江启臣只能进行一个「匍匐前进式的改革」。
他说:「江启臣在做的改革走得很辛苦,没有办法采取大跃进,让国民党一下子脱胎换骨。外界虽然不看好,资深的大老或许也不看好,但是这个改革是必然一定要推动的。」
洪敬富则认为,国民党若要继续在台湾深根茁壮的话,必须去回应主流民意趋势的变化,同时凝聚自己党内的共识。
他估计,国民党对于重大的台湾主权议题和两岸关系的立场还是最大的核心。他说:「国民党对中国的态度,恐怕应该要有一个更有共识的说法。」
他也强调,这不只是国民党的任务,对于利害大国像是美、日和中国大陆来说,唯有找到适当的论述才能让两岸之间可以相对稳定地往下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