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在国际投资者眼中还有吸引力吗?

港版国安法大概会受到中资企业的欢迎,但是从长远看,香港的自治地位和商业环境将会受到严重损害。
(德国之声中文网)短短几年前,从北京搭乘前往香港的航班还被看作是迈向自由环境的一步。23年前香港主权交还给中国大陆,虽然这些年来内地对香港的影响在不断增加,但是人们还是认为香港的高度自治地位是有保障的。
但是北京通过港版国安法以消除颠覆、分裂国家和煽动叛乱的名义,一举破坏了对”一国两制”执行到2047年的国际承诺。
香港被国际投资者看作是不需要承担任何政治风险就可以进入中国大陆的通道。低廉的税率、完整的金融服务设施、独立的司法以及自由的媒体环境,这些都让香港格外具有吸引力。去年香港爆发暴力民主抗争运动之后,中国大陆的企业很乐于看到官方在香港采取强硬立场,但是国际投资界可能就开始寻找新的投资地了。
凯投宏观( Capital Economics)首席亚洲分析师威廉斯( Mark Williams)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说:”我觉得不会出现什么太猛烈的变化,比如资本外逃,但是香港的确已经到达了一个拐点。”

港版国安法通过后,香港恒生指数上涨了1个百分点。投资者们关心的是中国的制造业数据,而不是香港在国际上的声誉从长期来讲会不会受到损害。但是香港的地位已经被破坏了。
凯投宏观首席亚洲分析师威廉斯说:”回顾香港的历史,上世纪70年代末期,中国大陆还没有开始改革开放政策的时候,香港是地区性的商业中心。它是有意向海外发展的中国企业的跳板。但是这一地区中心的角色不可能一直延续。如果国际企业向贴近中国市场,他们会选择上海或者北京。对于地区性运营,他们要选择能够为员工和经营本身提供法律保护的地方。而香港已经无法再提供这些了。”
什么变了什么没变?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签署了港版国安法仅几个小时后,香港就逮捕了数十人。人们明显可以感觉到,香港作为英国前殖民地的旧有生活方式发生了强烈的改变。
独立分析师侯伟说,港版国安法就像是走进一家书店之后发现,所有政治类型的书籍都已经被移除掉了。
《红色资本主义》的作者侯伟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说:”我们可以谈论鲜花和美食,这很好。但是如果我们想批评当前的设置,就不被允许了。这个法律关闭了一切,可能会变得很严重。 ”
香港是亚洲第三大资本市场。中国10家市值最高的企业中有9家都在香港落户。中国从海外筹集的三分之二的资金通过香港筹集。侯伟认为,随着人们提出更多更困难的问题,资金从香港出逃的现象也会增加。他说:”很多资金通过香港进入到中国大陆。在香港上市的企业70%来自中国。这些都不会发生改变。但是作为个人你会问,如果我可以把钱存在任何地方,我为什么要把钱存在香港呢?对于外国企业来说,现金管理就成为了问题。可以说,各种压力现在都增加了。”

习近平的自信和黄丝店铺的焦虑
支持泛民运动的黄丝店铺将支持民主运动的宣传海报摘下来。港版国安法让这些小业主深感不安。香港中小企食店联盟召集人林瑞华在接受《南华早报》采访时说:”很多黄丝店铺的业主担心那些宣传海报会给他们带来麻烦,例如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所以他们取下那些海报,以避免触犯国安法。”
去年11月,泛民派在香港区议会选举中大获全胜。路透社做出的一项民调显示,49%的港人非常反对港版国安法,表示非常支持的比例为27%。
港版国安法出台后,外界认为它比预先想象得更严重。一些强有力的证据显示,习近平有这份自信,无论外界的压力有多大,世界第二大经济体都可以承受得住。
中国的做法之一是利用其财力削弱香港的政治决心。中美两国关系日益紧张的局势下,中国公司不断推延在美上市的计划。港版国安法现在就是想吸引那些从美国市场退出的中国企业去香港上市。
去年阿里巴巴在香港二次上市,成为香港股市市值最大的公司。上个月京东通过在香港二次上市筹资高达39亿美元。同月,网易也在港交所挂牌。
外国公司显然也会受到国安法的困扰。美国商会对180家美国企业所做的调查显示,53.5%的美国企业都表示”非常担忧”,30%的受访企业表示”比较担忧”。另外有40%的商务人士表示,国安法出台后可能会考虑搬离香港。
法国Natixis银行亚太区首席经济学家海雷洛( Alicia Garcia Herrero)在接受彭博社采访时说:”香港可能会发展变成中国的一个离岸中心。作为国家的离岸中心,它可能拥有一些税务优惠,在美元兑换和吸引美元投资方面拥有更大的灵活空间。但是它不会成为全球参与者云集的全球金融中心。”
另外从长远看,社会责任投资可能也会存在问题。《红色资本主义》的作者侯伟说:”市场并不是道德指南,但是会有越来越多的问题浮现出来。现在还是国安法生效的初期,但是一旦社会责任投资和公司治理开始了,那么投资人可能会说,我们不希望你在香港或者新疆投资,那里的情况是不可宽恕的。”
香港的复原能力具有传奇色彩。过去23年间,香港经受住了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和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但是在全球遭受新冠疫情的今天,国际舆论对中国的批评也在增加,香港正在面临最严峻的考验。

从“二十三条”到“港版国安法”
《基本法》埋雷
香港《基本法》在上世纪80年代起草时,北京方面就出于香港可能成为“颠覆基地”的担忧,写入了“香港特别行政区应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国、分裂国家、煽动叛乱、颠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窃取国家机密的行为”之词句,并禁止香港政治性组织与外国的政治性组织建立联系。1997年英国将香港主权交还中国之后,北京方面多次表态希望香港尽快就此“自行立法”。

从“二十三条”到“港版国安法”
“二十三条”立法遭阻击
2002年,“二十三条”立法进程启动,在香港社会引起了极大争议。反对者认为,这部威权主义色彩浓厚的法案会侵蚀自由权利,且受约束者过于广泛。支持者则认为,西方民主国家也有国家安全法案。2003年7月1日,数十万市民上街抗疫“二十三条”立法,建制派的自由党随后也宣布反对该法案。重重压力之下,特区政府宣布无限期搁置立法。

从“二十三条”到“港版国安法”
“反送中运动”
2019年,围绕《逃犯条例》修订案,香港爆发了“反送中运动”。民众先是担心修订案会导致中国内地司法机构今后可以引渡香港人前往内地受审。法案撤回后,这场抗议运动演变成了香港市民对北京势力日益增强渗透的不满。而在北京当局看来,香港近年来的多次抗议示威浪潮已经构成了对国家安全的威胁。

从“二十三条”到“港版国安法”
北京亲自立法
2019年10月底,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的会议公报中,简略地提到“建立健全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外界当时猜测,北京会再度推动香港自行进行“二十三条立法”。12月,港版《国安法》在几乎无人关注的情况下悄然列入了全国人大常委会2020年度立法工作计划。根据香港《基本法》第十八条,全国人大常委有权将全国性法律置入《基本法》附件三而在香港实施,且该进程只需向香港特区政府及基本法委员会“征询意见”,无需香港立法会审批。

从“二十三条”到“港版国安法”
《国安法》浮出水面
5月21日,受新冠疫情影响而延期召开的全国人大会议将《关于建立健全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的决定》草案审议列入了会议议程,港版《国安法》真正引起了全球的高度关注。5月28日人大闭幕当天,该立法决定获得高票通过,港版《国安法》正式启动立法。

从“二十三条”到“港版国安法”
美国取消香港特殊地位
华盛顿方面指责北京此举严重破坏香港自治,正在将香港“一国两制”变为“一国一制”。5月29日,特朗普举行新闻发布会,表示启动取消给予香港特殊贸易地位的程序。商界担心香港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将受威胁,香港股市也陷入了动荡。美国还计划出台措施,制裁直接或间接涉及损害香港自治和自由的香港及北京官员。不少西方国家也纷纷对港版《国安法》表示忧虑、遗憾、不安或谴责。

从“二十三条”到“港版国安法”
法案全票通过
在巨大的国际压力下,6月30日,全国人大常委会依然以162票全票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法》。截至此时,官方仍然没有公开法案全文,只是在此前披露了内容概要。根据法案,分裂国家、颠覆国家政权、恐怖活动、勾结境外势力危害国家安全今后在香港将是刑事罪名。而新设立的驻港国家安全公署等中央机关将对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案件具有一定的管辖权,事实上限缩了香港的自治权。
作者: 文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