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情报官员:拜登身边人可能已成为中国间谍目标

5 小时前图像来源,Getty Images美国资深情报官员表示,拜登政府的官员很可能已成为中国间谍的目标。美国国家反间谍和安全中心主任威廉·埃瓦尼纳(William Evanina)2日(周三)在一场公开会议上表示,中国的情报人员已经盯上了当选总统拜登的身边人,包括他未来政府的要员。同日,美国助理司法部长约翰‧德默斯(John Demers)则称,华盛顿近期对科技盗窃的严厉打击,在这期间,超过1000名中国籍研究员已离开美国。德默斯是司法部主管国家安全的高官。华盛顿多次指责中国间谍盗窃美国经济情报及国家安全机密,并称他们常以在美国求学、研究的身份作为掩护。北京方面则一直否认这些指称。今年9月,华盛顿撤销了超过1000名中国留学生的美国签证,因他们涉嫌与中国军方存有联系,称他们为对国家安全带来威胁的“高危”人群。当时,中国政府指控美国此举是政治迫害与种族歧视。间谍疑云笼罩中国留学生美国司法部在2018年成立“中国行动计划”,反制中国对美国国家安全造成的威胁。美国司法部的一名官员指出,德默斯提到的逾千名中国籍研究员,并非此前签证取消的1000多名中国留学生。这意味着,美国近期打击科技偷盗的举措,导致至少2000名中国籍研究员、学生离开美国。图像来源,Getty Images目前约有37万名中国人在美国大学求学,中国是在美国际留学生的最大来源国。一些中国学生曾向BBC表示,近期他们在美国校园面临的敌意与怀疑有所增加,甚至感到人身安全受到威胁。数月前,一名在德州休斯顿求学的中国留学生,报称其公寓门上被涂鸦上“间谍”字样。美国雪城大学社会学助理教授马颖毅早前接受BBC采访时表示,在美国的中国留学生如今“被政治化与边缘化”,达到“前所未见的程度”。美国主管亚太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史迪威(David Stilwell)今年较早前对BBC表示,对于前来美国求学的学生,这个国家的大门是“完全敞开的”。“但如果你在这里假装(成学生),” 史迪威说,“那我们必须要自卫。”阅读全文

黎智英被起诉诈骗罪 香港国安法指定裁判官拒绝保释

香港国安警察稍早前高调搜查壹传媒与《苹果日报》报社后,起诉创办人黎智英等三人诈骗罪。法庭拒绝让黎智英保释候审,下令将其收押,其余两人获准保释候审。73岁的黎智英被通宵扣查警署一夜之后,星期四(12月3日)被押往西九龙裁判法院,由《香港国安法》指定裁判官主持提讯。法庭文件显示,他与63岁的壹传媒营运总裁周达权和59岁的行政总监黄伟强各被控一项诈骗罪。案件押后至2021年4月16日再次提堂。今年8月10日,香港警察国家安全处探员逮捕黎智英等10人,并派出200警员搜查报社。国安警察指控各人涉嫌“勾结外国或者境外势力危害国家安全罪”和诈骗。黎智英星期三(2日)到警署报到时被警方再次拘捕,并正式落案控告。阅读全文

周庭、黄之锋、林朗彦“反送中”非法集结案被判入狱7至13.5个月

4 小时前图像来源,Reuters香港已解散民主派组织“香港众志”前秘书长黄之锋、前主席林朗彦、前副秘书长周庭早前就去年6月一场示威的非法集结案认罪,当地法院周三(12月2日)宣判,黄之锋被判囚13.5个月、周庭被判囚10个月、林朗彦被判囚7个月。裁判官王丝丽判刑时指,三人在社运日益增加的时候犯案,而且属夥同犯案、分工合作、意图透过言语和行为煽惑他人参与本示威活动。裁判官认为三人有预谋及积极参与,集结具规模,亦致道路阻塞及带有潜在风险,浪费警方资源作出应对。据香港《立场新闻》报导,三人在犯人栏不时望向公众席,黄之锋离开前大叫“知道好难捱但会撑住”,旁听人士亦大叫“加油”。他们的支持者和人权组织认为这是“政治打压”,反对者认为他们“罪有应得”,开庭前,有几名市民到法院外抗议,指三个人“罪大恶极”,批评他们是“祸港”、“汉奸”。中国官媒形容他们是“乱港分子”,应予以重判。案情指,去年6月21日,当示威者正包围香港政府总部和立法会大楼时,三名被告在早上11时左右出现,黄之锋和林朗彦煽动群众包围200米外的香港警察总部,周庭则在旁参与,其间,黄之锋和林朗彦用扩音器喊话,而黄之锋和周庭亦有接受媒体采访,黄之锋在通讯软件Telegram上的对话亦提及包围警察总部的安排。三人与律师商讨后先后决定认罪。黄之锋和林朗彦过往曾因其他案件被判监,这次是黄之锋参与政治以来面对最长的刑期。周庭首次被判入狱,她另外在今年8月涉嫌触犯港区《国安法》被捕,她当时未被起诉,获准以20万港元保释,被没收护照。图像来源,Reuters三人身在牢狱的消息黄之锋在被关押期间曾被惩教署方面指控其肚中有异物而遭单独囚禁几天。这一般暗示犯人可能藏毒而施加的隔离措施,整天不会关灯,亦甚少有机会离开房间。他的Facebook个人专页刊登了他被单独囚禁时写的亲笔信,他说自问从来与毒品两字沾不上边,对自己为何被指肚内有异物“完全摸不着头脑”,但指有关方面不允许在囚人士检查X光片,他没有途径查证。惩教署拒绝对指控作出评论。黄之锋表示,被隔离的待遇很不堪,除了探访和洗澡外,不得离开囚室,职员每隔4小时,就来检查他的血含氧量和血压,由於该处24小时也不关灯,他用口罩当作眼罩使用,勉强入睡,在凌晨时份会经常被要求起床检查,另外他不能使用马桶、水龙头也没有水,只能使用当局提供的塑胶便盘,但有时候很少更换,他要在洗手盆小解。他表示,自己被单独囚禁时断绝一切活动和沟通,情绪受到牵动,未能分析大政治和社会环境,但他知道不少人面对官司,呼吁支持者“有几多做几多”。他的亲笔信写上,“我也会学习把狱中遭遇的苦难转化为驱使自己成长的果实,我知道绝不容易,但我会努力顶住,共勉之。”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周庭的Facebook专页亦有人为她更新,其管理员转述了朋友探访周庭时的说话,指周庭睡得比较差,身体有点不适,失眠时想起庭上裁判官断言不会判处众人社会服务令时感到很委屈,想到被判监就情绪不好,很担心,但她同时叫人呼吁支持亲示威阵营的“黄店”。周庭此前获选BBC巾帼百名,她接受BBC中文专访时表示,“现在参与抗争的成本越来越高,很多人付出和牺牲,不单是金钱、时间……香港有很多朋友、年轻人和抗争者,比我面对更大的压力和恐惧,我知道即使我面对很多痛苦,但很多人比我更痛苦。”“无可否认,这个城市越来越絶望,我也觉得前路茫茫,你问我下一步可以怎样做,我都回答不到,但我们不能让絶望占据我们所有,也不能因恐惧忘记了我们心目中理想的香港,一个有民主的香港。”林朗彦被关押前接受香港《苹果日报》专访,表示自己早已试过被判监,他说自己一定带书消磨时间,他寄语港人继续保留现有阵地和可发声的平台,在面对政权打压,信念和坚持是让抗争走下去的动力。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