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ceX载人太空舱即将以“海面溅落”形式返回地球

美国航天员道格·赫利(Doug Hurley)与鲍勃·班肯(Bob Behnken)已经解锁他们的“奋进号载人龙”(Dragon Endeavour)太空舱并从国际空间站脱离,开始返回地球的旅程。两人预计将在美国当地时间周日14时40分(英国时间19时40分)以“海面溅落”(splashdown)的形式于佛罗里达州附近的海面降落。只要降落成功,就将意味着美国再次实现以完全奏效和受到认可的方式自主载人进入太空轨道并返回。自2011年美国航天飞机在2013年退役以来,美国再也没能做到这一点。SpaceX载人龙飞船上两宇航员进入国际空间站SpaceX:商业机构首次载人航天任务的10大关注点美国太空部署(NASA)和它的商业伙伴SpaceX选择了一个远离飓风伊塞亚斯(Hurricane Isaias)的海面上作为返回点——飓风似乎将会朝佛罗里达州的东岸进发。于是,等候回收舱的位置被定于位在佛罗里达州西部彭斯卡拉市的墨西哥湾海上。任务的监督人员在关于可承受的风浪状况方面要遵守严格的指引,并且要研究最新的天气预报才能最后准许返回舱进入大气层。

当这个指令发出之后,赫利和班肯的太空舱将会点燃推进器,开始脱离轨道。这是一次高速的降落,一开始会达到每秒数公里,并且会让“奋进号”那个起保护作用的前段在穿越大气层时温度达到2000摄氏度。程序将会设定两组降落伞打开——先是一个在海拔约5500米高空处、返回舱仍在以560公里时速运动时打开的减速伞系统;之后是四个主伞,在1800米高空处打开,让船舱轻盈地落入海面。与所有的返回舱任务一样,降落期间将会有几分钟的无线电失联,因为船舱会短暂被热气体(等离子体)包围。

距离美国上一次载人太空船舱海面返回已经过去45年。上一次是阿波罗系列船舱在地球上的外太空与苏联联合系列运载火箭(Soviet Soyuz)相遇之后返回地球,落入太平洋表面。道格·赫利表示,他阅读了当时的一些报告,发现漂浮在海面上的太空人有可能在等候接援过程出现恶心症状。“如果你需要的话会有呕吐袋,我们会随手拿得到,”他在周五向媒体表示,“我们很可能也会有一些毛巾在手边。如果要这样的话,也肯定不是第一次了。上太空的伙伴们都知道,上升过程有时会对你的身体系统造成一些影响,下降有时候出现一样的情况。”SpaceX:商业机构首次成功完成载人航天任务NASA与SpaceX的新任务:拆解这个标志航天走向商业化的太空旅行宇航员太空服半个多世纪今昔对比两名太空人于5月底从地球出发前往空间站。他们是由SpaceX提供的“猎鹰9号”(Falcon-9)火箭运载上太空,这开创了美国太空飞行的一个新时代。太空总署已经决定,不再拥有及运营于近地轨道载人航天的硬件设备,转而以从商业合作伙伴那里购买服务的形式来完成。位于加利福尼亚州的SpaceX公司是这类服务的首个提供商。该公司的大部分硬件设备,包括猎鹰系列火箭的部件都是可重复使用的。太空总署署长吉姆·布里登斯廷(Jim Bridenstine)称,这一做法降低了成本。“我们在有效负载和安全方面基本上建立了高级的标准和要求,但是我们不参与下游的所有设计。我们让私人公司去革新。这最终将我们带到了一个我们现在可以重复使用这些火箭和船舱的地步,当然,最终我们想要在登月以及登陆火星等任务上使用到这些技术,”太空总署的官员说。波音公司也在为太空站开发一种“运送服务”,但是在其“星际航线”(Starliner)船舱遭遇软件上的问题之后,不得不推迟它的问世。

假设这次海面返回显示,任务能够完全按计划完成,太空总署将会照程序进入第一阶段,即“运营”阶段的SpaceX航天任务,可能最早在9月底进行。“奋进号”将会进行修复,按预期是会在明年再次被安装在火箭上。而巧合的是鲍勃·班肯的妻子梅根·麦克阿瑟(Megan McArthur)也将作为太空人加入下一次航天任务。班肯说,对于带什么私人物品进入船舱,他将会给一些小建议。“就像任何一次旅行一样,如果你好好收拾行李,就有可能很好玩,”他开玩笑说。“但是如果你将度假用的所有东西都堆在一个大行李车的舱底,然后每一次都要一件一件地翻出来,就会很累人,并且影响你的心情。”赫利和班肯将会把一面有纪念意义的美国国旗带回来——那是执行上一次任务的太空人留在空间站上的(那一次也有道格·赫利的参与)。该面星条旗也在1981年第一次太空穿梭航天任务时被带上过太空,并且预计将会在接下来一个十年里美国再次载人登月时再次被带上太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