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俄战略军控:中国如何成了第三者

新冠疫情为处于贸易战中的美中关系雪上加霜。中国《环球时报》的编辑胡锡进在社交媒体上表示,为应对美国对中国的战略野心和敌意,中国应该扩充核武库。与此同时美俄战略军控谈判问题重重,无望续约的前景将引发军备竞赛和战略稳定被破坏的担忧。自冷战时期开始的限制远程进攻性核武器的条约明年2月到期。最近美国特朗普政府多次强调要把中国包括进美,俄,中三方核武军控谈判,取代即将到期的削减战略武器条约。担心中国核武坐大

美国国务院今年2月向国会提交的告显示了特朗普政府在《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问题上的犹豫。美国《外交政策》杂志4月29日刊文披露了上述报告。报告说,在核安全方面美国政府尚未作出是否以及如何延长《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决定,因为美国要考虑战略环境发生的变化,即对俄罗斯不遵守许多国际义务,不兑现他们作出的许多承诺,以及俄罗斯和中国都在持续扩大他们的核武库。报告明确指出,特朗普政府担心如果批准《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可能会影响美国与中国和俄罗斯的三方军控协议。报告担心,如果目前的《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续约而让北京置身于外,那么中国的核武库将会扩充两倍。但是支持美俄核军控谈判的人说,让中国加入的三方军控谈判并不现实,他们甚至说提出这种建议的目的不过是要破坏《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因为特朗普政府的官员并不支持续约。《外交政策》文章引述美国国务院负责国际安全与防扩散事务的前助理国务卿康特里曼(Thomas Countryman)的话说,“(《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扩充为三方条约的要求不是个毒药,就是拖延战术。即使没有新冠疫情发生,在半年内达成三方条约的可能性也为零,考虑到条约还要包括以前从未涉及到内容。”中国反对三方谈判

对于美国呼吁中国参加美俄中三方核军控谈判,中国多次表示不会参加所谓美俄中三边军控谈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今年1月指责美国在军控问题上做文章,“拿中国说事,借此逃避和转嫁自己的核裁军责任。”耿爽还说,中国对立场得到了包括俄罗斯在内的国际社会广泛理解。俄罗斯评论家指出,现在无法想象包括中国的三方军控谈判能达成何种结果,因为美国和俄罗斯总共拥有6000枚核弹,而中国只有320枚核弹。俄罗斯评论员弗罗洛夫(Vladimir Frolov)在《莫斯科时报》周五(5月29日)发表的文章中说,按照《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的规定,美俄双方部署在战略导弹上的核弹头总数量不得超过1550枚。而中国拥有的320个核弹中只有一半部署在战略导弹上。按照他的分析,如果让中国加入谈判,那么俄罗斯和美国都必须要削减各自的战略核武库,降低到中国的水平,或者允许中国把核弹头数目增加到美俄的水平。这自然不符合莫斯科和华盛顿的利益。另外俄罗斯反对用多边机制取代俄美双边的削减战略核武器条约,也有自冷战时期延续至今的外交考虑。弗罗洛夫认为,美俄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在冷战时期使俄罗斯能够与美国并驾齐驱在国际政治中发挥作用。因此他认为俄罗斯也不愿意美国把中国包括到削减战略核武器谈判中,用三边协议代替原来双边的削减战略武器条约。俄罗斯的大国谋略

俄罗斯专栏作者弗罗洛夫认为,追求与美国形成能够左右世界的双边伙伴关系,长期以来一直是俄罗斯的地缘政治目标。他在《莫斯科时报》的文章说,俄罗斯历史学家拉琴科(Sergei Radchenko)最近透露,在1973年5月苏联领导人勃日烈涅夫同当时的美国国务卿基辛格表白说,“如果美国和苏联能够就平等伙伴关系达成一致,双方就能主宰世界。”1994年叶利钦总统曾对当时的美国总统克林顿说,俄罗斯“一定要第一个加入北约,先于中欧和东欧国家,然后俄罗斯和美国就能形成某种联合,保证欧洲和世界的安全。”俄罗斯总统普京最近提出战略倡议,建议组织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召开军控峰会,试图重启二战胜利时苏联红军和美军“易北河会师”时的“联盟精神”。弗罗洛夫认为,普京的话也体现了俄罗斯寻求与美国形成“特殊的伙伴关系”的愿望。不过俄罗斯观察家认为,就美国政府对谈判的态度看,美俄几乎不可能就此达成任何协议。当然双方可能为继续谈判,或许仅有可能达成某种技术性协议,将《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暂时延长6个月。在俄罗斯看来,目前与美国的战略军控谈判困境是由于特朗普政府的无能和不计后果的行为所致,而美国一直指责俄罗斯违反国际条约和义务。中国在表示不参于美俄战略武器谈判的同时,说俄罗斯在积极努力,指责美国为谈判设置门槛,阻挠战略武器条约续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