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国安法》细节出炉 重点条款和国际反应

中国在周二(6月30日)夜间公布了受到国际间极大关注的香港《国安法》的细节内容。周二早晨,中国人大常委会以162票全票通过港区《国家安全法》,“分裂国家、颠覆国家政权、恐怖活动、勾结外国或者境外势力危害国家安全”四条罪行将被写入《基本法》附件三。这一法案共有六章,其中最为关键的条款有如下重要内容:第14条:香港维护国家安全会工作不受任何机构、组织和个人干涉,决定不受司法覆核。第16条:警务处维护国家安全部门可以从香港以外聘请合格的专门人员和技术人员,协助执行国安职务。第19条:香港国安开支由政府一般收入拨出,不受香港现行法律规定限制,财政司长每年就款项和管理向立法会提交报告。第20条:分裂国家行为并非以有否使用武力为指标。第22条:所用字眼为“推翻政权机关”即属犯罪;另外,攻击破坏特区政府场所也属于颠覆国家政权。第24条:对人的严重暴力、爆炸、纵火、破坏交通工具、干扰交通、水、电、通讯,全部可被视作恐怖活动。 (威胁也属于恐怖活动)第29条:用非法方式引发香港居民对中央政府或港府的憎恨并可能造成严重后果,也属于勾结外国势力。第35条:任何人经法院判决危害国家安全罪行,即丧失参选和议员资格,或出任任何公职,及选举委员会委员资格。第41条:因为涉及国家秘密,不宜公开审理,禁止新闻界及公众透旁听或部分审理程序。第43条:警方经行政长官批准,可对有合理理由怀疑犯国安罪的人截取通讯和秘密监察。第46条:律政司可以国家秘密为由,要求没有陪审团。第54条:驻港国安公署、会与港府采措施,加强对外国和境外非政府组织和新闻机构的管理和服务。第55条:三个方式决定是否由驻港国安公署行使管辖权:1.案件复杂,港府管辖有困难、2.出现港府无效处理的情况、3.国安有重大威胁。第60条:驻港国安公署执法不受港府管辖,只要有其证件,执行职务时就不受港区执法人员检查等等,而且公署及其人员享有港区法律外的其他权利和豁免。国际社会“深切关注”香港特区《国家安全法》通过后,国际社会表示“深切关注”。

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周二在例行记者会上被问及香港国安法通过并将很快付诸实施时表示,伦敦对此”深切关注”。他说:“我们将密切关注(这部)法律的完整细节,并将在适当的时候做出回应。”英国外交大臣多米尼克·拉布(Dominique Raab,蓝韬文)表示,“北京不顾国际社会敦促,坚持推动这项立法。 中国无视其对香港的国际义务。 这是一个严重的步骤,令人深感不安。“我们迫切需要查看完整的 法案,据此来评估确定它是否违反了《联合声明》,并决定英国将进一步采取的行动。”英国政府较早时宣布,一旦香港国安法付诸实施,伦敦准备修改移民法规,为数百万香港居民获得英国国籍提供“路径”。英国末任港督彭定康(Lord Patten)说,这部法律标志着“一国两制”的终结。

痛惜、遗憾欧洲理事会主席夏尔·米歇尔(Charles Michel)表示欧盟对此感到“痛惜”。 北约秘书长延斯·斯托尔滕贝格(Jens Stoltenberg)说:“很明显,中国没有共享我们的价值观-民主,自由和法治”。日本对此表示“遗憾”。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在记者会上称此举削弱了“一国两制”的可信度。日本外相茂木敏充则表示和国际社会一样对此深切关注。根据日本媒体的分析,“遗憾”是仅次于“谴责”的第二严厉外交表现,以往日本政府在日中领海主权争议等议题时,大多数会使用“遗憾”,但对港政策使用“遗憾”一词是十分罕见。日本将继续与美国和中国保持沟通,为维护地区稳定努力。国际特赦组织东亚与东南亚区域副主任罗助华(Joshua Rosenzweig)对此表示,北京的目的是“从今往后用恐惧来治理香港”。该组织网站上一则声明说:“中国经常滥用自己的国家安全框架,借此攻击人权运动者并扼杀各种形式的异议。这项危险的法律提案传达出最明确的讯息——中国渴望在香港采取同一做法做同样的事情,而且越快越好。”

自我审查经济学家和金融界对香港国安法即将付诸实施的关注点是今后可能需要更加谨言慎行。《金融时报》报道,市场分析员担心新国安法可能会影响到研究和分析,加剧现有的自我审查,在向投资者提供研究结果和投资咨询信息删节更多,长远而言将为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蒙上阴影。该报引述一位不具名经济学家说,虽然一段时间以来市场观察分析界为了不触怒中国大陆客户,有一定程度的自我审查,但新国安法实际上把它“制度化”了。直接影响就是来自香港的市场分析报告被认为可信度降低。彭博通讯社市场报道节目引述经济学家杰森·申克尔(Jason Schenker)说,香港国安法通过并不意味着世界末日降临,但市场波动将很可能因此更为剧烈。

美国抨击在港区国安法酝酿和起草期间,美国等国家就表达了强烈关注,其中七国集团及欧盟外交首长,一度发声明敦促中国停止立法。在法案通过前夕,美国商务部宣布撤销香港的特殊地位,包括出口许可豁免,并评估会否再进一步取消差别待遇。美国政府同时即时停止向香港出口防卫装备,并限制输出军民两用技术。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批评,港区《国安法》剥夺香港人的自由,美国政府被迫重新评估对港政策,由于不能够再区分出口到香港及中国的管制物品,不能够冒险令物品落入解放军手上。美国商务部长罗斯亦指,北京在香港实施《国安法》后,令美国技术转移到解放军的风险增加,损害了香港的自治。

台湾行政院发言人对中国人大通过港区《国安法》予以严正谴责,并提醒民众注意赴港可能产生的风险。总统蔡英文6月30日出席活动受访时表示,中国曾经承诺香港50年不变,但《国安法》通过让人觉得承诺“打了很大的折扣”,对于中国没法履行承诺,感到非常失望,也证明“一国两制”不可行。她说台湾政府会持续支持香港人民在自由、人权、民主道路上所做的各项努力。

BBC在香港的记者麦迪文(Stephen McDonne)分析说,香港的新国安法是一把令人生畏的用来压制政治异议的开刃利器。“跟中国大陆类似法律一样,它看来也能够被轻易操纵,以达到满足共产党需求的目的,用来粉碎一切被视为构成威胁的行动。”“跟中国其他地方不同,香港有独立的司法系统。正因如此,共产党领导层不会把法律的释读权交给那些老法官;只有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亲自挑选的人才有资格掌管这类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