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遇到三大麻烦:疫情、蝗灾和反中浪潮

印度近来灾祸不断,除首都新德里和金融之都孟买均成为新冠疫情重灾区之外,蝗灾和因边境对峙而引发的反中浪潮,冲击社会的各个层面。在疫情方面,印度如今不仅是亚洲地区累计新冠确诊病例人数最多的国家,确诊人数正挑战世界最多。疫情最严重的地区是金融中心孟买所在的马哈拉施特拉邦。而最严重的疫情城市就是首都新德里,确诊人数猛增。现在新德里开始挨家挨户询问有没有人有症状。有观察人士比喻说,就好比中国的京沪两地疫情失陷,可谓影响巨大。截至2020年6月底,有着13.5亿人口印度的新冠疫情确诊总人数已经接近60万,官方确认死于新冠病毒人数超过了1.7万,或者说只有1.7万,因为这些数字仍是检测和疫情追踪仍然严重不足的情况下现有的统计。肺炎疫情:全球新冠病毒感染数字升降现况
拉达克小镇列城:新冠疫情和中印冲突带来的恐惧
马哈拉施特拉邦一直是印度疫情最严重的州,新冠病毒确诊病例稳步上升,确诊已经约17万人。孟买是这个邦的首府。包括孟买在内的10个主要城市继续实行严格防疫限制。到目前为止,该邦已有7800多人死于新冠病毒,超过了中国湖北疫情最严重的情况。在疫情重新严重起来(或许因为检测增加了)之际,印度经济体量最大的邦马哈拉施特拉邦政府取消了6月30日解封的原计划,该邦新冠病毒的封锁定时间延长至7月31日。印度和国际上不少专家们认为,德里浪费了封城的时机,没有实施足够的防疫检测和追踪举措,但一些人却因为经济衰退而急于复工复产。总理莫迪6月底在一次公开演讲中称赞了本国的抗疫行动,称印度的表现比其他许多国家好很多。此外,他还推荐民众练习瑜伽,增强免疫力预防新冠肺炎。为重启近乎瘫痪的经济,印度于6月初冒险解除了全国一些地方封锁令。许多企业、学校、商场等都已经开放。但正如一些专家预计印度疫情高峰尚未到来那样,疫情随后日渐严重,官方每天的确诊人数突破万人,甚至高达两万。印度医学科学研究所主任兰迪普·古莱里亚预计,印度的疫情高峰可能在七月份出现。印度媒体已经担心,鉴于医疗条件和人口密度等因素,印度疫情的大规模暴发严重程度将超过美国。蝗灾抵达金融和科技中心

正当新德里深陷新冠疫情之际,祸不单行,爆发了据估计是30年来最严重的蝗虫灾害。距离新德里南面只有30公里的古尔冈市是新德里首都圈内的卫星城,金融和科技中心。但6月27日黑压压长达2公里的的蝗虫群铺天盖地般袭来,遮天蔽日,到达了这里。据联合国粮农组织估计,印度的蝗灾可追溯到2018-19年的飓风季节。该季节在阿拉伯半岛带来了大雨,使至少三代蝗虫史无前例繁殖,但竟然未被发现。此后,沙漠蝗群蔓延到南亚巴基斯坦、印度和东非。粮农组织警告称,印度在未来四个星期内应保持高度戒备状态。由于季风带来的雨带尚未到达比邻巴基斯坦的印度北方拉贾斯坦邦,蝗虫群中很大一部分届时将可能席卷印度北部的几个邦。沙漠蝗虫是全球破坏性最严重的迁徙害虫,一平方公里大小的蝗群中包含大约8000万只成年蝗虫,一天所消耗的食物总量可以喂饱3.5万人。当地政府使用无人机甚至直升机采取喷洒化学药品等方式控制灾情。当地民众敲锣打鼓驱散蝗群,但收效甚微。新冠疫情严重,蝗虫肆虐,在落后的公立医疗条件和严重的官僚主义体制下,经济问题将会是印度政府不得不面对的严峻和最终挑战。新德里的首席部长凯杰里瓦尔6月份也出现发烧和咳嗽等症状。他宣布首都一些公立和私立医院只有首都居民可以就诊,引发争议。

他近日还表示,印度除了面临天灾,还面临着来自中国的“人祸”。他说,印度面临着两场“中国发动的战争”:一是“中国传染来的新冠病毒”,二是“中国入侵印度边境”。印度一著名电视新闻主持人哥斯瓦米则公开指责说,邻国“巴基斯坦向印度派出了恐怖分子蝗虫”。当然,凯杰里瓦尔的言论在印度并非多数意见。不过,反对这些说法的分析人士指出,面对内忧外患的德里或许把矛头指向中国和巴基斯坦可以转移一下面对疫情和蝗灾的公众的注意力?